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开智学堂 > 李亮:注意这四点,你就能提出一个好问题

李亮:注意这四点,你就能提出一个好问题

提出一个好问题太重要了。很多伟大的发现,都源于一个好的问题,它激发人们的好奇心,促使人们去思考、去探索。那么,什么问题才算是一个好问题?如何才能提出一个好问题呢?
 
作者丨李亮
 
问:把大象放进冰箱需要几步?
 
答:三步。1)打开冰箱;2)把大象放进冰箱;3)关上冰箱。
 
这是一个段子,然而我们在生活中还是经常可以遇到类似这样的问题,比如「引力波的发现意味着什么?」或者「我适合留学吗?」大部分人在面对这样的问题时,要么答非所问,要么干脆无从下手。
 
提出一个好问题太重要了。巧妙地提问会让人更加聪明。通过提问,我们学习、交流、观察、创造;我们打破界限、发现秘密、探索疆界,设想做事情的新途径……
 
那么什么是一个好问题?如何才能提出一个好问题呢?本文我们就来聊聊这件事。
 
引导人思考的问题是好问题
 
全球排名前 20 的知名高校,美国占据了六成以上。这样的比例除了基于强大的科研实力和自由的氛围外,他们的教学方法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美国的教学方法不同于中国,除了我们在公开课上看到的那种正常的上课(lecture),他们还有一种名叫研讨会(seminar)的教学方式。
 
研讨会(seminar)上并不教授具体知识,而是就某个问题开展讨论。其间老师(有时是助教)通过苏格拉底式提问去引导学生不断思考。
 
古希腊时代,苏格拉底认为智慧来自人类内心的「理性」,而非依靠外界他人给予。个体需要依循「理性」才能获得正确的「智能」、「知识」或「见解」。
 
苏格拉底通过扮演一个「一无所知的人」,不断追问,以帮助个体澄清概念,发掘「理性」,获得「正确」见解,进而建立一个更有效能的个人思考模式系统。
 
所以,苏格拉底式提问关注的是「思考」本身。
 
举个例子。阳志平老师在给心智学徒们上课的时候,会通过苏格拉底式提问去引导他们的思考:
 
如何学习任意一个知识领域?
 
如何生成自己的知识树?
 
如何快速消化任意一个知识领域?
 
如何将人类任意领域的优秀知识转为行动?
 
如此一环一环相扣,不断追问,个体才能不断思考,发掘问题真正的源头。
 
哲学家叔本华说过一句话:「每个人都把自己的视野极限当作世界的极限。」
 
苏格拉底式提问正是一种打破自己视野极限的好方法。唯有此,个体才得以不断走出舒适区,不断成长。
 
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人来提出各种问题的话,我们还可以选择问自己。比如你可以不断自问自答,引导自己进行思考:
 
What - 我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影响是什么?
 
Why - 我为什么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它会产生这样的影响?
 
When - 这个问题何时发生?我需要在什么时间内解决?
 
Where - 这个问题可以从哪里入手?哪里可以找到答案?
 
Who - 我可以求助谁?这个问题对谁影响最大?
 
How - 有什么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吗?如何解决最高效?
 
这个其实就是管理咨询领域常用的 5W1H 提问方法。通过这样不断问自己,我们可以用思考去引导自己的思考,提出一个又一个「好问题」。
 
如果你自己不断思考后,也还是没有找到答案的话,不用着急,你还可以去请教别人。不过,对别人问出一个「好问题」时,需要稍微掌握一些方法。
来源 Pixabay
 
有所启发的问题是一个好问题
 
好问题的背后是好思路。当你的问题带有你的思考路径时,对方可以从中得到启发,便于检索自己的记忆。
 
在共享精神至上黑客世界里面,大家普遍乐意于回答一个又一个问题——你看看那些程序员论坛或者知乎就知道了。然而,即便是这样的氛围中,有一些问题仍然少有人问津。
 
在一个指导黑客如何提问的文章《提问的智慧》里面,有这样一个案例。
 
一个人在论坛提问:
 
我可以在哪儿找到关于 Foonly Flurbamatic 的资料?
 
这样明显「伸手党」的问题我想换做是你也不想回答吧?何况是时间宝贵的黑客们呢?可如果换成这样:
 
我用 Google 搜索过「Foonly Flurbamatic 2600」,但是没找到有用的结果。谁知道上哪儿去找对这种设备编程的资料?
 
那么就很有可能获得一个答案。因为这样的问题就是一个「给对方有所启发的好问题」,对方很容易在记忆系统里面去检索相关的信息。
 
「我用 Google 搜索过」表示提问者为之而付出的努力和思考的过程;「谁知道上哪儿去找对这种设备编程的资料?」表明提问者的诉求明确,目的清楚。
 
表明你的尝试和目的非常重要,因为这样对方可以模拟你的心路历程,激活自己的记忆,发现你的问题——也许你根本就找错了方向呢?
 
提出一个「有所启发」的问题,可以引导对方的思考,但你还是要注意:这种时候就不要用苏格拉底式提问了——那是教学时候用的!
 
仅仅表明自己的思考过程和目的就足够提出一个好问题了吗?当然不,提出一个好问题还需要注意提问的方式。
 
注意措辞才能提出一个好问题
 
注意措辞不是意味着你要低三下四博得同情(谁能帮帮我……),或者特别客气(您的大恩大德我会永世铭记……),你只需要说明你的问题,同时注意礼貌即可。不过,不同提问方式会让你获得完全不同的答案。
 
比如有这样一个故事:
 
两个牧师疑惑于祷告和抽烟是否可以同时进行,于是分别去问主教,然而同样的问题居然得到了完全不同的答案。两人互相一聊,才发现,是提问方式导致的。
 
A 牧师这样问主教:请问祷告时可以抽烟吗?而 B 牧师是这样问的:请问抽烟时可以祷告吗?
 
前者遭到一口否决,理由是亵渎上帝;后者竟然欣然答应,理由是上帝感化了世人。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措辞是获得答案的关键要素。
 
在调查研究领域,有一本书非常知名,它叫 Asking Questions。这本书里面提到了一个概念,为广大调研人员所认可,即:有倾向性的措辞导致有倾向性的回答。
 
有一个实验可以完美地说明这一点。
 
认知心理学家在研究框架效应时,做了一个实验:它要求参与实验的人想象卫生官员们正在计划扩散一种不寻常的疾病,一旦扩散开来预计将会杀死 600 人。
 
同时受试者也被告知了两种应对方案:采用方案 A,将有 200 人得救;采用方案 B,则可能只有三分之一的人会幸免于难,另外三分之二的人将无法生还。大多数受试者在听到这种说法的时候会更倾向于选择方案 A。
 
然而,在一个典型的实验中,还会有另外一组人。给他们的是相同的情景,但却是另外两个选择:采用方案 C,会有 400人 死亡;采用方案 D,则可能只会挽救三分之一的人,三分之二的人将会死去。
 
这次,人们更倾向于选择 D 方案,虽然他们只是听到了同样情况的不同描述而已。方案 A(活下来 200 人)和方案 C(死去 400 人)说的其实是一回事;方案 B(三分之一的人可以幸免于难)和方案 D(死去三分之二的人)也表达了同样的含义。
 
相信你已经完全明白有倾向性问题的威力了。那么在提出一个好问题时该如何注意措辞呢?Asking Questions 中给出了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
 
1. 除非你已经认真思考过你的问题,否则请抑制住你提问的冲动。
 
2. 每次提问前,先问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知道这个?」而且,要从能帮助到你的回答的角度去思考。
 
掌握措辞后,你已经可以提出一个「好问题」了,不过如果你还想再进一步提升问题的质量,加大得到答案的几率。你还差最后一步。
 
聚焦可以提出一个更好的问题
 
每次演讲结束后的问答环节,都是一个折磨人的时间。很多人的提问非常冗长:明明只允许问一个问题,但是却同时问了好几个问题;或者 balabala 描述了三分钟,还没有说明白他到底要问什么。
 
这反映了提问者的一个问题:抓不住重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可参考记者是怎么做的——他们可是提问的高手!
 
斯坦利·佩恩(Stanley Payne)1951 年在 Art of Asking Questions 这本书里面提出,提问应该像新闻记者那样行事,问五个问题:
 
谁?做了什么?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为什么?
 
这个和 5W1H 方法是不是很像?所以说正确的思想都是相通的,能够引导你自己去思考的问题,自然可以用来精简问题。
 
无独有偶,《提问的智慧》里也指出:精炼语句,这样做至少有三点好处。
 
1. 这体现了你为简化问题付出的努力,可以使你得到回答的几率增加;
 
2. 简化问题使你更有可能得到有用的答案;
 
3. 在精炼你问题的过程中,你很可能就自己找到了解决方法或权宜之计。
 
漫无边际的提问是近乎无休无止的时间黑洞。最有可能给你有用答案的人通常也正是最忙的人(他们忙是因为要亲自完成大部分工作)。
 
要理解专家们所处的世界,请把专业技能想像为充裕的资源,而回复的时间则是稀缺的资源。你要求他们奉献的时间越少,你越有可能从真正专业而且很忙的专家那里得到解答。
 
所以说,如何提出一个好问题?
 
这里列出本文的主要信息供你回顾查看。
 
1. 引导人思考的问题是好问题。
 
What、Why、When、Where、Who、How
 
2. 给对方有所启发的问题是一个好问题。
 
表明你的尝试和目的,有助于启发对方。
 
3. 注意措辞,你才能提出一个好问题。
 
1)有倾向性的措辞导致有倾向性的回答;
 
2)除非你已经认真思考过你的问题,否则请抑制住你提问的冲动;
 
3)每次提问前,先问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知道这个?」而且,要从能帮助到你的回答的角度去思考。
 
4. 聚焦提问,你可以提出一个更好的问题。
 
1)这体现了你为简化问题付出的努力,可以使你得到回答的几率增加;
 
2)简化问题使你更有可能得到有用的答案;
 
3)在精炼你问题的过程中,你很可能就自己找到了解决方法或权宜之计。
 
⇲ 参考资料:
 
1. Payne, S. L. B. (1951). Art of Asking Question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 Bradburn, N. M., Sudman, S., & Wansink, B. (2004). Asking Questions. Jossey-Bass.
 
3. 安德鲁·索贝尔, & 杰罗德·帕纳斯. (2014). 提问的艺术.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4. 弗兰克·赛斯诺. (2017). 提问的力量. (江宜芬, Trans.).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5. M.尼尔·布朗, & 斯图尔特·基利. (2012). 学会提问. (吴礼敬, Trans.). 机械工业出版社.
 
6. 文森特·赖安·拉吉罗. (2013). 思考的艺术. (金盛华, 李红霞, & 邹红, Trans.). 机械工业出版社.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