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开智学堂 > 如何给自己设计一个终身学习系统?

如何给自己设计一个终身学习系统?

一个人跑得再快,也快不过汽车高铁;工作再努力,也拼不过时代大势;头脑再聪明,也聪明不过好的学习系统。那么,如何给自己设计受益终身的学习系统?
 
作者丨刀刀
 
终身学习者的精进之路,不能仅凭个人的智商和意志,更要依靠一个优秀的设计,这个设计就是终身学习系统。优秀的学习系统,能够改造人与环境互动的方式,「四两拨千斤」般,放大个人的努力,启动积累的「复利」效应。
 
这就是荀子说的,「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也是天才科学家西蒙说的:「一个人,若视作行为系统,是很简单的。他的行为随时间而表现出的表观复杂性,主要是他所处环境的复杂性的反映。」——《人工科学》
 
那么,什么是优秀的学习系统呢?
 
师法顶级智者
 
孔子、王阳明和毛泽东,是坚持终身学习的顶级智者。让我们回到历史,看一看他们的学习习惯吧。
 
孔子:学而时习
 
孔子出身贫贱,少孤无依,全靠自我教育、自我锤炼,才积累了深厚的学识,培养出伟大的人格。如孔子所言,「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好学是孔子的独特品质。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是孔子一生的两大主题。教人向学,本身也是一种好的学习。《论语》二十篇,学而篇第一,如此编排用意颇深。学而篇的第一章为: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这三句话简述了孔子一生的学习经历:十五岁有志于学,坚持「学而时习」的方法,学问日益精进;三十而立,学问小有成就,志同道合的朋友从远方赶来讨论学问;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学问太过精深,别人理解不了,孔子也不去见怪。
 
「学而时习」是孔子的学习系统。时,指依时而为。习,指温习、练习,春秋时期,礼仪、音乐、射箭和驾车等本领都要实践操练。学而时习,就像小鸟学飞,反反复复。
 
孔子的学习系统,包含了学习和实践的反复。
 
王阳明:知行合一
 
知行合一是王阳明的讲学宗旨,也是历史上一个极有名的口号。阳明心学一以贯之,知行合一便可以代表王阳明的学问精髓。
 
王阳明的知行合一,与哲学牵涉颇多,不容易给出一个边界清晰的定义。知行合一既是为学的方法,又是修养身心、磨炼人格的法门。今天我们讨论的是知行合一的学习法。
 
王阳明之前的大儒朱熹,认为「即物穷理之后,一旦豁然贯通,则众物表里精粗无不到」。朱熹的这番理论产生了不少流弊,很多后代学人堕入了训诂注释、词章功利的歧途。阳明九死一生,发明知行合一,正是为了救治这些时代病症。
 
有人凌空做学问,埋头读书,不顾实行,以为一个知者可以不用实行。
 
阳明痛批道,「今人却将知行分作两件事去做,以为必先知了,然后能行。我如今且去讲习讨论做知的工夫,待知得真了,方去做行的工夫。故遂终身不行,亦遂终身不知。此不是小病痛」。
 
为此,他还刻意突出「行」的作用,反复强调要「在事上磨」,因为「欲致其良知,非影响恍惚悬空无实之谓,必实有其事」。
 
还有人寄希望于「豁然贯通」,一步到位地达到学问的大成。这些人总会推脱知识积累不够,先不去实行,说「天理人欲,知之未尽,如何用得克己工夫」。
 
阳明指出了他们的错误,认为克己的修炼功夫应「如走路一般,走得一段,方认得一段,走到歧路处,有疑便问。问了又走,方才能到。」
 
王阳明的学习系统中,知与行紧密联系,乃至成为同一个功夫。
 
毛泽东:实践论
 
文人用兵,王阳明和毛泽东堪称登峰造极的典范。毛泽东一生酷爱读书,善于用理论指导实践,也善于在战争中学习战争。
 
毛泽东的名篇《实践论》,不仅体现出深刻的哲学见解,更是他对「学习系统」的一次全面梳理。革命者内部,曾长期出现过两钟错误的认识论:拘泥于马列原文的教条主义,困守个人片面经验的经验主义。毛泽东撰写《实践论》,就是为了纠正这些错误。
 
《实践论》最后一段的总结堪称经典,「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
 
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也是毛泽东一生学习历程的写照。他不仅大量阅读,投身波澜壮阔的革命实践,还勤于思考总结,在紧张的革命战争间隙写下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论持久战》等大量著名文章,指导了革命斗争。
 
作为公务繁忙的领导人,毛泽东为何要亲力亲为,耗费如此多的时间和心力来写文章呢?「为了传播革命理论,为了指导革命实践」,这些答案也许没错,但更好的答案其实藏在《实践论》中——写作能促进实践和认识之间的转化。
 
写作是最好的思考,是毛泽东成长精进的秘密武器。
 
师法顶级设计
 
智者聚集,模式涌现。孔子、王阳明和毛泽东的学习系统,呈现出共同的模式——「知与行的反复」。那么,这样的模式何以能产生巨大的效果呢?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一起来看看世界上的两个顶级设计——生命的演化和现代科学,探究优秀设计的底层原理。
 
软-硬结构
 
优秀系统能够「生长」,往往源于其中「自表述」结构。生命的演化就是自表述过程,现代科学体系也可以看成一个自表述系统。
 
什么是自表述?自表述看起来像一个武林高手,左脚踩右脚、右脚踩左脚让自己飞起来。这样的武林高手在现实世界中不存在,而「生长」的生命系统却随处可见。
 
自表述系统立足自身,实现生长。「高铁桥梁的铺设」便体现了自表述系统的基本结构。高铁桥总是先把桥墩修好,再铺桥梁,有的桥墩非常高,桥梁无法从地面吊装上去,那么桥梁是如何铺上去的呢?
 
高铁桥梁的铺设,可以看成是简化的自表述系统。系统分为两部分,已经安装好的桥梁是硬结构,正在安装的预制桥梁是软结构。软结构不断固化,成为硬结构。新的硬结构作为基础,支持新的软结构。
 
那么,现代科学体系的软结构和硬结构是什么呢?最新的科研进展是软结构,通常讨论人类认知边界地带的问题。这些进展要经受科学界的大量批评,才能成为被学界普遍认可的知识,即硬结构。
 
研究结果固化成「硬知识」,成为新研究的基础。这样,自我表述便开启了「滚雪球」般的「生长」。
软-硬结构容易带来快速增长,例如,近 100 年来的科学发展带来的生产力提升,超过了过去 5000 年的总和。
 
而宗教和艺术没有明显的软-硬结构,宗教只有硬结构,艺术只有软结构。这样,宗教和艺术的「生长」远远不如现代科学体系。
 
生命的演化也是软硬结构。「变异与选择」是生命演化的动力,变异就是软结构,选择就是将好的变异积累固化下来,成为生命的「稳定组件」,即硬结构。人眼存在视觉盲点,人类大脑叠床架屋般的设计,都是软结构固化为硬结构的好证据。
 
我们还会发现,王阳明推崇的修炼方法也是软-硬结构,「如走路一般,走得一段,方认得一段,走到歧路处,有疑便问。问了又走,方才能到。」
 
分层
 
生命演化和现代科学体系的高效率,还得益于分层的结构。我们来看一个保险箱的例子。
 
一个保险箱的数字锁有 10 个号码盘,每个盘有 0-99 共 100 个位置。如果我们盲目试错的话,大概需要试 10010 次才能穷尽所有的可能组合。
 
从数学期望上看,我们可以大致认为试到一半时,密码锁打开。这样,如果一秒试钟一次,我们大概需要试 1 万亿年。
 
假设保险箱有缺陷,每一个号码盘转到正确位置都会有「咯嗒」的响声。那么已经调好的号码盘就无需再动,这样,大约要试 500 次就可以打开保险箱了,耗时不到 10 分钟。
 
我们可以将有咯嗒声的密码锁看成是分层设计。咯嗒声是线索,提示我们某一层已经形成了「稳定的组件」,从而大大减小了尝试的次数,这就是分层系统的原理。
 
达尔文提出演化论,有反对者认为要演化出人这么复杂的结构,几十亿年时间(地球的年龄)远远不够。我们会发现,反对者的错误在于,没有考虑到生命的分层设计。
 
分层演化的效率远远高于随机的排列组合。生命的演化是分层的,演化不会重复造轮子,总是用简单的形态改造出更复杂的形态。
 
生物学中有一个著名论断:个体发生重演种系发生(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即胚胎重演律。人类受精卵发展成婴儿的过程,大致重复了人类种系的演化。
 
我们学习现代科学,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重演现代科学自身的发展历程。我们总是先学会数数,后学加减,再学乘除,从小学的基础课逐步到大学的高深课程。这些都是生命和科学系统分层的证据。
 
孔子和王阳明经常讲学,毛泽东经常写作。如果我们将演讲和文章看成是「稳定的组件」,就更容易窥知顶级智者成长的秘密。
 
「行-知结构」的多层学习系统
 
顶级智者的共同学习模式是「知与行的反复」,顶级设计的高效增长源自「软-硬结构」和「分层」。这样,我们可以大胆地推断,「行-知结构」的多层学习系统能带来学习效率的量级跃升。
 
阳志平提出的「卡片-文章-项目」的知识创造系统,就是一个「行-知结构」的多层学习系统。
 
碎片化的思考可视为软结构,我们的知识树是硬结构。每天写 3-9 张卡片,就是梳理每天学习、思考和实践的收获,以卡片的方式将其固化为「时间晶体」,加速软结构对硬结构的构建。
 
同时,书写是最好的思考,知识点写成卡片,更容易留下记忆的痕迹,也更容易对未来的学习、实践产生启发。如果不写卡片,大量有价值的思考可能就随风飘散,无法供养我们的知识树。
 
「卡片-文章-项目」的系统中,卡片就像咯嗒声,文章和项目则是更高层级的咯嗒声。卡片、文章和项目充当了「稳定组件」的作用,大大加速了我们知识树的演化过程。
 
没有写卡片,我们只能「碎片化思考」,写过卡片的知识点,我们可以用更大的组块来思考,即「卡片化思考」。如果我们可以「文章化思考」、「项目化思考」,思维效率自然能提升十倍百倍。
 
比较有意思的是,本篇文章就是「卡片化思考」的产物。如果本人没有写过孔子、王阳明、毛泽东、现代科学体系和生命演化的卡片,仅凭片段的感悟,根本没办法把这些知识联系起来。因为,凭碎片化思考写一篇复杂的长文,可能已经超出了人类「有限理性」的极限。
 
西蒙提出的「有限理性」,主要指人作为一个信息处理系统,只具备有限的信息处理能力。有限理性制约了人的思维,而一个优秀的学习系统可以像拐杖、轮椅一样,帮我们走得更远。
 
「卡片-文章-项目」的系统中,最为重要的是写卡片的「最小行动」。最小行动让整个学习系统运转起来,系统的长期运转,容易带来思维效率的跃升。
 
不过,绝大多数人正是败在了「不能长期坚持」。原因之一可能是,他们大大低估了「最小行动」的作用。这也应了王阳明的话,「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知。」
 
学习系统之外
 
依靠一个好的学习系统,我们可以提高学习效率。那么,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出现了。如何在 10 年 20 年的时间里保持学习的动力呢?我们依然可以从顶级智者身上寻找答案。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王阳明说,「虽在忧苦迷弃之中,而此乐又未尝不存,但一念开明,反身而诚,则即此而在矣」。毛泽东说,「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顶级智者的回答,不外一个「乐」字,用认知科学的术语来表达,就是成为一个内在动机驱动的人。
 
希望我们一起追求内在动机驱动,成为一个终身学习者。
 
⇲ 参考资料:
 
传习录集评. (2015). 九州出版社.
 
冈田武彦. (2015). 王阳明大传: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全三册). (钱明 审校 & 杨田 冯莹莹 袁斌 译, 译). 重庆出版社.
 
论语新解. (2011). 九州出版社.
 
毛泽东. (1991). 毛泽东选集 第一卷. 人民出版社.
 
王道还 (译). (2014). 盲眼钟表匠. 中信出版社.
 
吴国盛. (2016). 什么是科学. 广东人民出版社.
 
武夷山 (译). (2004). 人工科学.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赵南元. (2002). 认知科学揭秘(第二版). 清华大学出版社.
 
Home. 阳志平博客:http://www.yangzhiping.com/
 
本文转载自「刀刀的博客」已获原作者授权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