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开智学堂 > 《人生算法》摘得中国科幻文学最高奖「银河奖」

《人生算法》摘得中国科幻文学最高奖「银河奖」

昨天,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典礼在成都揭开帷幕。银河奖创立于 1985 年,是公认的中国科幻文学最高奖,也是国内历史最悠久的科幻专业奖项,获奖作品代表着中国科幻创作的最高水平。著名科幻作家陈楸帆的《人生算法》,获得了最佳原创图书奖。如果你是开智的老读者,应该很熟悉他。陈楸帆老师在开智学堂开过讲座(参见:陈楸帆:脑洞大开的背后--从科幻小说写作到认知挑战);在开智大会上做过演讲(参见:陈楸帆:在虚拟时空创造美);也是开智文库书籍《认知尺度》的作者之一。为祝贺楸帆老师获奖,一休为你推送中信出版社的一篇文章,让你更好了解楸帆老师及其作品,一起来看吧~
 
作者丨阿信
 
华语科幻、银河奖出炉啦!
著名科幻作家陈楸帆的《人生算法》获得了最佳原创图书奖。
 
《人生算法》
陈楸帆 著
中信出版集团 2019.1
 
毕业于北京大学的陈楸帆,是不折不扣的高才生,16 岁发表作品《诱饵》就获得了少年凡尔纳奖(校园科幻大奖)的一等奖。
 
高考时,陈楸帆以汕头市文科状元的身份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基于对互联网的敏锐嗅觉,他先后入职百度与谷歌中国,然后就在工作之余,写出了《丽江的鱼儿们》《鼠年》《霾》等一批获奖作品。
 
陈楸帆已经获得了 9 次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3次中国科幻银河奖,1次世界科幻奇幻翻译奖。
 
他还是第一个打入美国科幻杂志圈的中国作家,他的作品进入英语市场甚至比刘慈欣的《三体》和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还要更早。
在《奇幻与科幻杂志》(F&SF)、《克拉克的世界》(Clarkes World)、《光速》(Light Speed)等多个欧美科幻刊物上,「Qiufan Chan」都是第一个出现在上面的中国名字。
 
下面带大家来看看获奖的最新力作《人生算法》,到底讲的是什么?
 
著名科幻小说家,被誉为中国科幻「四大天王」之一。出版作品《火星照耀美国》《红色海洋》《地铁》等十余部,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世界华人科幻文艺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京东文学奖等。作品被译作英文、日文、法文、意大利文等。
 
韩松
著名科幻小说家,被誉为中国科幻「四大天王」之一
 
韩松:
 
陈楸帆是八零后,是一个谜般的存在。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举行十届,他五次拿到金奖。他的《荒潮》是《三体》后第二部在西方世界翻译出版的中国科幻长篇小说。他现在还担任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主席。
 
这些成就表明他有神秘而非凡的实力。宋明炜教授说,「陈楸帆毫无疑问是当代中国科幻新浪潮的领跑人」。
 
《人生算法》包含了 6 个短篇小说。在《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这个短篇中,他展现了科幻小说的创新性和颠覆性,包括观念和写法上的创新颠覆。
 
用纪录片的形式写的,他后面还有用AI混写的,就更惊人了。他的文本和语言都有创造性,同时有很强的思想和科技内核。
 
这个小说讲的是人类未来的生育,以及人类今后可能的形态,写到了贫困少女代孕、男性生育(文中表现为一次艺术创作),还有女同性恋的生育,以及没有确定父母的合成人类等(他们可以是每一个人为自己活、每一个人为人类活,这便是真正改变人类历史以及人性的可能性)。
 
陈楸帆厉害处在于,他可以把这一个个场景描写得淋漓尽致而惊心动魄。
 
《美丽新世界的孤儿》中的冬眠技术并不算新,但是陈楸帆详尽描绘了一个可能的奇异的人类未来,包括从穿衣娱乐到语言思想,颇具说服力。
 
尤其是展现了新的科技条件下,人类生存的两难,细节历历在目,会让人思考很多。
 
《云爱人》是一篇讲爱情的小说,讲人与机器谈恋爱的过程,本是游戏一般,但最后就要成真。
 
这里面,那种心理写得真的很妙,包括机器的悲哀和人的悲哀,还有女人的心思,人与机器的对话。写得惟妙惟肖,让读者怀疑,这件事真的发生过,而作者只是忠实记录下来。
 
这个小说篇幅虽短,但可以跟伊恩·麦克尤恩《我这样的机器》媲美,是最好的人工智能小说之一(其他好的人工智能小说,还有双翅目的《公鸡王子》)。它也充分说明小说的关键在于细节。
 
《造像者》也是如此,有大量的血肉描写,写到了人在动荡时代的经历,如何被机器理解,而机器以此创造出人无法做出的艺术。
 
读了这个小说后不久,我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访问,看到小说中写到的已在成为现实。
 
《人生算法》这篇,是写利用超级计算机,通过算法,可以模拟出一个人的人生。把你代入进去,便能重新活一回,虽不是物理意义上的真的,但在虚拟环境中跟真的一模一样。
 
你可以重新作出决定,选择自己的道路,创建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这个小说也有很强的创造性,主人公是一个广东农民,他在计算机安排的「轮回舱」里,重新经历了改革开放,而且是好多次。
 
我觉得陈楸帆在这个小说里,对高科技下的中国社会和人性作出了开拓性的重释,他也让小说重新面对真实的现实问题,触及政治社会的难点焦点。
 
在小说中,这个「重生」甚至可以理解为一个赌博的过程,从中也看到科幻所具有思想实验可以如何把人逼到死角。
 
今年是特区四十年,再读这个小说,百感交集。所以科幻小说要写得新和深,一定要跟作者自己的切身经历和对社会的思考契合。
 
《恐惧机器》是写机器操作的人类移民飞船,到达了外星,但机器却否定了人类的乌托邦殖民计划。
 
它们改变目的,重新改造外星,把这星球变为修罗场,让人类在这里互相残杀,而且从中进化出没有恐惧感的战士。
 
这个小说有的场面让人想到《屠杀器官》。它看上去很残酷,却讲出了进化的本质。这是恐惧主题的小说中,写得很真切的一个。
 
但机器人或者机器神仍不满足,又造出一个有恐惧感的人,来做平衡。这是真正的人,却又是异类,他要在这修罗场里生存下去并探寻答案,这就是前所未有的痛苦。
 
在这个小说里,就有 AI 模仿陈楸帆的风格,写出的段落,以「分裂者」角色身份出现。这里面充满让人心动的实验感。
 
我觉得陈楸帆的作品,展现的是一种现代艺术。不仅有他对科技、社会和人生的思考和看法,还有叙事的精准表达,特别是那种对现代性语言的敏感,加上国际化视野,用打破禁区的想象,活生生呈现了科技革命正给人类带来的新现实和新未来。
 
他最早也是文科出身,但对科技前沿的把握,却是具体而细微的,从中具有逻辑地推演出逼真性和现世感,不像有的作者是凌空虚蹈。
 
另外他是深入到了人性的微妙中。他的不少作品,无论从科幻小说还是纯文学的角度,都很值得一读。
 
他的一些作品,我觉得已经具有经典意义,可能短时间很难被超越,比如《G 代表女神》《巴鳞》《开光》《怪物同学会》《造像者》《人生算法》等。
陈楸帆
 
我看到,自从科幻进入中国以来,一代代作者,都是在模仿中创新,争取要有自己独特的话语。郑文光是这样的,刘慈欣是这样的,而在陈楸帆他们八零后九零后这里,也是表现得很出色。
 
但这也是最难的,比造芯片和发动机难度可能还大。当然也有捷径,因为西方现代科幻有两百年历史了,他们有了很多很好很具体的创意、点子和故事,直接拿过来「汉化」是最简单容易的,也是最能讨巧市场的,但这肯定不是中国科幻的正路。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信出版接团」已获原作者授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