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开智学堂 > 我们最大的缺点,是太「完美」

我们最大的缺点,是太「完美」

 

你有完美主义倾向吗?它让你变得更优秀,还是变得更加痛苦了?你是否思考过,过于追求完美,对自己有什么危害?完美主义又是怎么来的,先天遗传还是后天学习?往下看,「造就」好文,为你详解完美主义,告诉你,「即使我不完美,但一切仍可以很好」。
 
作者丨造就
 
五年级时,看到自己的成绩单上写着 A-,海莉·马吉(Hailey Magee)从学校跑回家,扑在床上失声痛哭。
 
从小到大,马吉都认为获得家人、老师肯定与关爱的方法就是当一个成功者。对她来说,A- 就意味着失败。「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她说,「那一刻,我觉得我的价值也因为没有得到 A 或 A+ 降低了。」
 
△ 心心念念的 A+
 
为一个还算不错的成绩自卑,这是教科书式的完美主义案例。
 
近年来,完美主义愈演愈烈。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临床心理学家保罗·休伊特(Paul Hewitt)对这一现象进行了研究,他与人合著了一本书,名叫《完美主义:概念、评估和治疗的关系方法》(Perfectionism: A Relational Approach to Conceptualization,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期末时,有一个大学生找到休伊特,表示自己有自杀的念头。这个聪明的年轻人同样痴迷于 A+。他们学校有一门课,难度非常高,专门用来剔除那些对专业不认真的学生。
 
年轻人说:「虽然最后我还是拿到了 A+,但这恰恰说明了我并不聪明。如果我聪明的话,就不用为了 A+ 这么拼命了。」
 
休伊特表示,完美主义是一种广泛存在的人格特质,表现为人与自我之间存在一种吹毛求疵的关系。
 
△ 吹毛求疵的完美主义
 
他认为,设立高标准、追求卓越是积极性格的表现,但完美主义却是功能失调的结果。因为完美主义意味着人永远关注自己的缺陷,「他们试图通过变得完美来改变这种状况」。
 
愈演愈烈的完美主义
 
研究人员称,过去完美主义只是困扰少数人的问题,但受到现代家庭教育、社交媒体、竞争日益激烈的经济环境的影响,如今完美主义已经成为一种愈演愈烈的文化现象。
 
与完美主义的斗争一直是各种演讲、社交媒体、奥普拉脱口秀、书籍的主题。即使是黛米·洛瓦托(Demi Lovato)、赞达亚·科尔曼(Zendaya Coleman)和娜塔莎·雷昂(Natasha Lyonne)这样的名人,也深受完美主义之苦。
 
Netflix 明星拉娜·孔多尔(Lana Condor)在心理健康系列视频《你好,焦虑》(Hi Anxiety)中说道:
 
「我们沉溺于屏幕中精心设计安排的生活。」「看到别人过着完美的生活,而我的生活却并非如此。所以如果我出门,人们发现我的生活并不完美,我担心他们会对我评头论足。」
 
△ 拉娜·孔多尔的两面
 
巴斯大学心理学家托马斯·柯伦(Thomas Curran)指出,举目望去,你会发现完美主义如今「无处不在」。「我在朋友、同事和我的学生身上都看到了完美主义。」
 
在信息时代,人们通过社交媒体不断比较自己的生活与他人的生活,完美主义只会被放大。
 
柯伦和同事安德鲁·希尔(Andrew Hill)收集了超过 4 万名大学生的数据,这些人都在 1989 年至 2016 年期间接受过完美主义心理测试。
 
1989 年,约 9% 的受访者在社会型完美主义方面得分很高,但等到研究结束时,这一比例翻了一番,达到 18% 左右。希尔表示:「总的来看,现在的年轻人比过去的年轻人更加追求完美。」
 
完美主义愈演愈烈是个大问题,因为它会导致一系列精神健康问题。
 
一项对 284 项研究的荟萃分析发现,高度的完美主义可能会导致抑郁、焦虑、饮食失调、蓄意自残和强迫症等问题。不断追求完美的压力会让人疲惫、压力大、头疼、失眠。
 
△ 完美主义会导致一系列精神问题
 
作家安布尔·雷(Amber Rae)在硅谷工作,才 20 岁出头就瘦得皮包骨头。她甚至要服用兴奋剂来实现她过高的职业期望。她说:「我一直拼命工作,像是两头烧的蜡烛。」「我几乎不睡觉。」一天下班后,她晕倒了,醒来时根本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
 
医生告诉她,这是由于身体衰竭引起的。「这为我敲响了警钟,」她说。直到那时,她才意识到她一直在向自己灌输一个理念——作为一个人,她的可爱和安全与完美息息相关。
 
现年 34 岁的她表示:「我这辈子都在践行这个理念,使我的创作毫无乐趣可言。」「必须要做出改变。」
 
完美主义 = 失败标准?
 
有三种常见的完美主义类型——
 
自我导向型,要求自己是完美的;
 
他人导向型,要求周围的人(如配偶、同事、朋友等)是完美的;
 
社会导向型,因受到外部世界、社会的压力而要求自己是完美的。
△ 小心翼翼的完美
 
加拿大约克大学心理学家戈登·弗雷特(Gordon Flett)认为,社会导向型完美主义危害最大,因为它总是与健康和情感问题联系在一起。
 
他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研究对象是有纤维肌痛或心脏病等慢性健康问题的人群。其中约四分之一的人在社会导向型完美主义方面得分较高,他们认为社会或周围的人希望他们是完美的。
 
追求完美并不等同于竞争或追求卓越,因为这两者是积极正面的。完美主义之所以有害,是因为你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永远无法达到的标准——从本质上说,你是为自己设定了一个永远失败的标准。
 
△ 完美主义者的标准
 
雷是一名新晋艺术家,读中学时,她一看到任何微小的瑕疵就会把作品撕得粉碎。她说:「我的品味很高,但我的天赋跟不上我的品味,所以我会非常沮丧。我觉得我有潜力,但没有发挥出来。」
 
雷还为自己编造了一个完美就等于被爱的故事。她认为:「如果我能变得完美,人们就会喜欢我,认同我,我就安全了。」
 
「当人觉得自己被要求达到无法实现的标准时,就会非常痛苦。如果他们做到了,他们可能会担心外界的期望值会进一步提高,」弗雷特说,「你会感到压力越来越大。」
 
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慕尼黑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卡琳娜·林堡(Karina Limburg)表示,饮食失调是完美主义的常见症状。林堡遇到过一位患有神经性厌食症的女性,她对饮食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
 
如果她没有遵守规定,吃了违禁食品,正常人可能会说:「哦,好吧,我没能遵守规定。」但对她来说,一个小小的失误就能完全摧毁她的自我价值。
 
「她的自我价值建立在完美体重之上。」林堡说。这个不可能实现的标准导致了她的失败。
△ 建立在完美体重之上的自我价值
 
完美主义似乎可以被遗传,但完美主义究竟是天生的、可遗传的性格,还是后天学习或环境刺激导致的性格,目前还不清楚。
 
弗雷特解释说,「如果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你的父母应该也是完美主义者。完美主义是可以遗传的,也可以是学习和环境影响造成的。」
 
在马吉的成长过程中,成功就是她与父亲情感交流的方式。她说,只有她在某件事上取得成功时,例如踢进一个足球或取得一个好成绩,她的父亲才会关注她。她说:「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当我取得成就的时候,别人才最有可能看到我、重视我。」
 
马吉经历的这种以成功为中心的教育方式可能会越来越普遍。
 
达尔豪斯大学临床心理学家、教授西蒙·雪莉(Simon Sherry)说,孩子渴望的爱,不是取决于数学成绩或一场足球赛的表现,但现在很多父母在竞争压力下,会把压力转嫁到孩子身上。要么是逼迫孩子取得好成绩,这样孩子就可以进入精英学校,要么就为孩子报名课外活动,为以后申请大学做准备。
 
△ 不快乐的孩子
 
但是,如果孩子只有取得成功才能获得奖励,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觉得,一个人的价值取决于他是否完美。「父母对孩子的爱应该是无条件的。」雪莉说。
 
社交平台也助长了攀比之风。
 
「这真是个大问题——那些社交媒体上的图片成了人们比较的标杆,而一个完美主义者总是试图赶上与自己社会地位相等的人。」雪莉说。
 
与人攀比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现在是最难的。社交媒体中充斥着他人的完美假象,不停地轰炸着我们。
 
完美主义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自动消失
 
英国约克圣约翰大学的研究人员马丁·史密斯(Martin Smith)表示,完美主义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自动消失,反而会变本加厉。
 
△ 随着年龄增长,完美主义会变本加厉
 
他带领团队发表了一篇关于完美主义和其他人格因素关系的荟萃分析,发现在完美主义「病龄」方面得分较高的人,似乎更容易变得愤怒、焦虑和易怒,注意力也老是不集中。
 
史密斯说,随着时间推移,当完美主义者再也无法实现那些不可能达到的标准时,他们可能就会开始对自己的过去抱有悲观看法。他们往往把自己的大部分经历视为失败,因为他们很少能达到自己所追求的完美。
 
他认为,在学校或竞技体育环境中,通过分数或其他统计数据来衡量比较自己与他人的表现通常是比较容易的。
 
但在工作场合,与同事的比较可能更加主观,而且对于一个总是力求做到最好的完美主义者来说,这可能更难。「你很难说自己在工作中做到了 95% 的完美,这很难计算。」
 
几十年的完美主义研究表明,完美主义可能会催生自杀的想法和行为。雪莉指出,完美主义者产生自杀的想法和冲动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普遍得多。
△ 完美主义可能会催生自杀的想法和行为
 
完美主义者费心隐藏自己的痛苦,或主动表现出完美无缺的样子,都是危险的信号。一般来说,完美主义者的这些外在表现,是可以被身边的人发现的。
 
雷意识到,她为自己的完美主义需求建立了一种身份,如果她想要摆脱完美主义,就必须放弃这种身份。为了让自己发现什么时候又陷入完美主义的泥潭,雷给她内心的完美主义者起了个名字——格蕾丝。
 
这种做法帮她确立了一种距离感,当陷入完美主义思维方式时,她能意识到。「我可以说,哦,那是格蕾丝。比起抨击她的做法,我更应该同情她。」雷会问自己,格蕾丝现在需要什么?这个答案可以帮助她理解她的完美主义冒出来想要做什么。
 
休伊特说,治疗完美主义有点像治疗一个害怕床下有怪兽的孩子。他记得有一位自称是完美主义者的病人,第一次见面时,她不经意间提起一件事。
 
在她五岁时,父母为了处理移民的事情把她送到亲戚家里暂住。等她再见到母亲时,被母亲的美貌惊呆了。后来,她把做一个完美女儿当成了毕生追求,潜意识里认为只要她是完美的,就再也不会和母亲分开。
 
休伊特解释说,像这样的案例往往更多地是关于潜在的关系,而不是其他因素。
 
休伊特指出,很多人追求完美主义,认为这样会让自己更容易被他人接受,但讽刺的是,他们往往更容易被人认为是易怒、警惕或怀有敌意的。
 
「本想获得他人的接受和亲近,却恰恰把人推得更远——这就是神经悖论。」
 
马吉的完美主义使她很难收获友谊。她总是在寻求认可和肯定,而不是维系友谊所需的脆弱人际关系。
 
她说:「我会有各种关系,但都是演出来的,不是真实的。」如今 26 岁的马吉住在西雅图,是一名拖累症康复教练。现在,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必须稍微放松一点,允许自己展现出不完美的一面。
 
「我必须学会说,‘我今天很焦虑,但我还是要和你出去玩’。」这需要练习,但她最终明白了她可以在不完美的情况下出现,即使如此仍会被人重视。她还需要更多时间来走出完美主义,但她现在已经有两三个好朋友了。
 
友谊使她明白,「即使我不完美,但一切仍可以很好」。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造就 」(ID:xingshu100),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