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开智学堂 > 虚拟社区概念提出者莱茵戈德:如何调整并培养个人学习网络?

虚拟社区概念提出者莱茵戈德:如何调整并培养个人学习网络?

互联网时代,很多你想知道的信息,都可以从网络上获取,但是,你知道那些信息在哪里?应该通过什么方法获取吗?又是否知道该如何通过网络来学习呢?
 
作者丨霍华德·莱茵戈德
 
如果说个人化的学习受制于「囚徒困境」的理性化思维,即个人只会在让狭隘的个人利益最大化前提下行动,那么网络化学习就和一种社会理想有关——强调合作、互动和共同性,为了社会参与而社会参与,为了随之而来的强大工作效率而参与。成员彼此互动合作的工作团体几乎总能打败那些勾心斗角的工作团队。
 
——凯西·戴维森和大卫·西奥·戈德堡,《思考的未来》(The Future of Thinking),2010
 
1
 
我刚开始在课堂上使用社会化媒体时,我略懂技术,但不太懂它能够支持的教育方法。我开始向经验丰富的教育家寻求帮助。
 
我开始用「教育技术」、「社会化媒体教学法」、「教室里的维基」等关键词搜索,一路收集链接和作者名字,我打开网页,添加书签,并且用 RSS 订阅相关话题信息。
 
我关注那些收录了一大批包含「教育技术」标签网站的人,并查看他们的其他标签,注意第一个收录这些知名网站的人。我搜寻一再出现的名字,找到他们的博客和 Twitter 账号,并开始阅读他们的信息。我关注他们的友情博客并将这些作者添加到我的专家列表中。我还尝试在他们的博客和 Twitter 上给出有用的评论。
 
我逐渐明白哪些专家了解社会化媒体在教育中的应用,于是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他们之中懂得最多的人。我特别留意那些最明智的社会媒体教育家所关注的人。
 
就这样,我不断在注意力网络中增加或删除一些声音,倾听,关注,然后评论并公开讨论。当我发现一些朋友和陌生人可能感兴趣的事时,就通过博客和 Twitter 传播出去。我转发推文。我提问,寻求帮助,并开始向那些看起来懂得比我还少的人提供帮助。
 
图片来源 Pixabay
 
2
 
我所仰仗的这些教育家将我的做法概括为「培养个人学习网络」。所以我开始寻找那些论述过如何培养个人学习网络的人,并向他们学习。
 
雪莱·特雷尔(Shelley Terrel)是个人学习网络领域当之无愧的大师之一,她是我在搜索社会化媒体课堂概念时发现的一个对教育家们进行教育的人。我后来在麦克阿瑟基金会的数字媒体和学习网站,DMLcentral.net 上写到她。
 
特雷尔教给我一个小练习,能够让全班的学生快速掌握个人学习网络。我让学生们互相就这门课程的内容提问,比如「博客和维基的区别是什么?」「RSS 指的是什么?」
 
如果提问者和回答者都无法想到答案,就把这个问题记下来。然后召集全班,有些人会提出他们自己无法回答的问题。这个简单的原则也适用于包含几百人的网络社会,网络中的几百人都是你精挑细选留下来的,他们都是各自擅长的领域里面的专家,这样你就得到了个人学习网络。
 
我从自己的个人学习网络中学到,个人学习网络既是我希望向其学习的一群人的网络,也是我同这些人共同学习的网络。这就离「学习社区」的概念不远了。我和学生们由此变成了共同学习的同伴。
 
跟社会化网络与社会资本一样,个人学习网络也是被网络强化的传统的事物,一群希望独立学习的人,在个人学习网络中寻找其他学生、老师和信息源。搜索引擎和万维网让我们寻找对应的专家,别人也可以通过我们学习。
 
通过社会化网络和知识库,纸媒时代流传下来的独立学习者的学习方法正不断演变和扩充。个人学习网络使用文本、视频、开放课程讲座、信息雷达、网上社会化媒体的讨论平台等,把共同学习者联系在一起——个人学习网络本身也能教导他们如何更好运用个人学习网络。
 
3
 
一天晚上,在和我的个人学习网络以及 Twitter 上的粉丝互动时,我开始思考如何建立个人学习网络,我该如何向共同学习的人们分享我的经验?
 
在一系列 140 字的推文中,我把培养个人学习网络的过程拆分 8 步:探索、搜索、关注、调整、培养、互动、询问和回应。
 
Twitter 上其他人也开始回应我,表达赞成并提出建议。有人用管理工具把我的个人学习网络指南总结到一个页面上,然后我把它拷到自己的教学备忘博客里,并把链接转发给我网络里的 Twitter 粉丝们。
 
点滴信息和关于它们的讨论在网络、圈子、链接和收藏里传递,并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转化为知识。以下就是当晚 Twitter 里总结的东西,其中吸收了我在信息传播中从个人学习网络里得来的一些建议。
 
探索多媒体——博客、Twitter、Facebook、社会书签网站、问答网站和当面认识的人,等等。记住搜到的标签,不过主要目的是探索你的兴趣。只有探索足够以后,组成个人学习网络的人选才会出现。探索时你会遇到其他人,要保持开放的心态,迎接惊喜的邂逅。
 
探索够了,了解了某个领域、社区、学科或亚文化的大体情况,开始搜索。使用你从网页、博客和专家的 Twitter 上发现的术语。诸如 Listorious 之类的 Twitter 列表和 Twitter 列表纲要很省心,能够让你快速找到候选人。如果你要寻找学术专家,使用 Google Scholar 服务以及哈辛(Harzing)教授开发的「Publish or Perish」软件。
 
通过 RSS 和 Twitter、YouTube、Quora、Tumblr、Posterous、Scoop.it、Diigo、Flickr 等网站关注候选人的活动信息流。每次看到他们的信息时,问自己为什么加他们,他们的帖子、推文、照片、书签、视频等是否值得关注。
 
调整你的网络,清除那些看起来不值得注意的人。在关注活动信息流时,并不一定要投桃报李。关注那些能够增长你的知识,激发你的灵感,或者逗你笑的人。
 
经常添加新的人选。当你觉得一些人的信息很有价值时,留心他们在关注谁。使用这些信息源,并注意修剪、增添、观察、保留或者删除。将你学到的关于微决策和信息力的技巧应用到个人学习网络上。
 
分享或创造价值,以培养关注你的人。这些价值可以是信息性、社交性或者娱乐性的。如果你知道一些特定信息对他们有用时,分享给他们。
 
和你关注的人互动。需要他们注意时,一定要有礼貌并保持谨慎。如果发现他们的投入可以为关注你的人带来价值,请转发这个信息。当你觉得你有一些东西可能有帮助、有信息量、或者很搞笑时,请发布评论或者转发推文,当然跟不认识的人开玩笑要慎重。
 
询问你关注或者关注你的人。提的问题最好要有吸引力。如果答案对你的网络圈的人有益处,那就很好。一个修剪精准、充分培育的个人学习网络可能让人惊叹,它像魔术一样精准、高效、有用。注意不要问那些搜索一下或者两分钟就能从维基百科得到答案的问题。
 
回应提问。这只是基本的礼貌——不仅让你看起来很友好,也向他人显示出你是个贡献者。通过贡献扩散互惠行为。如果你知道有人需要了解某些事情,请告诉他们答案,尽管他们可能没有直接帮过你,也不要期待直接的回报。
 
伊藤瑞子建议在Twitter、聊天室、信息版、YouTube 频道,或者知名博客上的评论社区中花点儿时间。你会学到新知识、认识新朋友。尝试和他人共同探索、协作,并获得乐趣。最后,通过利用个人学习网络和吸取相关建议,你会变成专家极客。
 
在谈论网络敏感度的同时,我不能不提到一个在全球拥有 5 亿用户的网络社交平台:Facebook。在这个网站中,身份、社区、友谊、隐私、声誉、监视等诸多问题已经浮现出来,并可能持续出现。对 Facebook 日益增长的用户群而言,洞悉 Facebook 生活的真相是 21 世纪必备的生存技能。
 
文章摘录自:[美] 霍华德·莱茵戈德《网络素养:数字公民、集体智慧和联网的力量》。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已获授权。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