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开智学堂 > 认知心理学教授威廉厄姆:如何激发孩子的阅读兴趣?

认知心理学教授威廉厄姆:如何激发孩子的阅读兴趣?

认知神经科学家斯坦尼斯拉斯·迪昂说:「人类之所以学会了阅读,显然是出于侥幸。书籍在人类文化演进过程中发挥了主导作用,而之所以能够产生这种影响,是人类大脑具有可塑性,这种可塑性使得我们可以把从灵长类动物进化而来的视觉系统变为文字识别工具。」我们不擅长阅读,但不能不阅读。如何培养阅读兴趣,持续阅读?
 
作者丨 丹尼尔·T.威廉厄姆 译者丨 许豆浆
 
据统计,美国青少年平均每周有 5 个小时的闲暇时间。你觉得他们会选择如何度过?就这个问题我做了个调查,大部分成年人认为阅读时间会占到 1 小时 15 分钟。实际上呢?只有 6 分钟。
 
如果学生在解码方面存在困难,他确实不会去主动阅读。但如果能顺畅解码、也大致能理解文意呢?万一他就是不想阅读呢?在这里我想探讨的是:要怎么从学校、家庭两方面入手,激发孩子的阅读动机?
 
奖惩之刃
 
Punishment、Praise、Reward
 
简单来讲,动机的问题就是:我们想让学生将时间花费在我们认为重要的事情上;而他们并不这么做。小学阶段,常见于学生中间的阅读动机是出于负面反馈,比如没完成既定任务会影响成绩、感到愧疚、或是阅读失利被公开带来的羞耻感。(注:美国学校十分重视阅读,大多嵌入到教师的日常教学任务中)
 
但步入中学后,这一招就不大好使了。学生开始说服自己,阅读其实也没那么重要;老师也觉得没什么办法,于是纷纷转向用「奖赏」来激发动机。
 
我们期望孩子主动阅读,当然想让他们拥有正向的经验。提供奖励可行吗?我只能说这是一个短期的手段。设想一下,如果孩子是为了得到一个冰淇淋才去翻书的,那如果抽掉物质奖赏呢?
 
用赞扬(praise)替代奖赏(reward)怎么样?两者的不同在于:赞扬是事后获誉,奖赏是事前承诺。问题就在于:孩子须先主动去阅读,你才能有机会表达赞赏。
 
反正我是不太赞同在全校范围内用奖励或表彰的方式来推广阅读的。例如在教室里张贴孩子阅读数量的榜单。这样一来,有些孩子会为了追求数量而只挑容易的书或者薄的书去看——我自己就曾这样做。有些阅读项目开始尝试修补了这样的漏洞,譬如 Accelerated Reader、Pizza Hut’s Book It 的做法:将图书按难度分级、按学生个性化拼配,或是由老师为学生量身定制阅读目标。
 
这也不是说得一刀切地取消阅读计划(注:此处的阅读计划是指由教育行政部门推行的全国性项目)。有一些地区自有自己的实施办法的,比如把那个计分系统拿掉。
 
对于贫穷地区来说,孩子在平时生活中是见不着有谁在阅读的。因为有这样的项目实施,奖赏物的设置促使他们开始阅读……他们可能有机会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阅读。
 
对于老师来说,最好是不要一开始就使用奖赏作为激励。那我们应该先尝试什么呢?
 
双重阅读
 
Academic Reading vs Pleasure Reading
 
阅读有两重目标,其中一个是促进学业。读懂文本,顺利通过测验;阅读技能是完成一个项目的基础技能,比如收集信息和表达;分析文本、读文献、写小论文,等等。这些目标都被附加在阅读之上。
 
推广阅读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培养读者,让他能沉浸于阅读的乐趣之中。学生可能会混淆:当我们谈阅读时,是为了学业成绩还是为纯粹乐趣?
 
一个值得提倡的做法,向学生说明这两者的区别。大部分时候,阅读任务可能是偏向学业的、不是那么有趣的;阅读也有能带给你快乐的一面。阅读的两个目标,两者是不一样的。
 
如果你是一位阅读教师,希望在班级里建设「为乐趣而阅读」(Pleasure Reading)的环境,可以怎么做呢?我发现,大部分的阅读项目其实并没有分配多少安静的、自主的时间给学生。这里有一些成功的因素可以作为参考:
 
第一,学生有足够的时间进入阅读,至少 20 分钟。这个时间段可以有由教师根据班上学生的注意力等具体情况而定;
 
第二,在一定的教师指引下,学生对所读的图书拥有一定的自主权。自主选择有利于保护动机;
 
第三,学生已有一定的阅读基础。第四,让学生有机会有参加读书社群的体验,譬如读书会、讨论、评鉴等活动。
 
整个过程中,教师的表现是积极的教学。他要提出问题、帮学生挑选书目,同时老师也读自己的书,做出一个读者的示范。
 
是电子设备夺走了阅读时间吗?
 
The Displacement Hypothesis
 
学生在进入中学之后就没那么热衷阅读,原因之一是他们开始使用电子设备了。大部分父母包括老师抱怨说,是数字媒体让人们无法再专注,甚至有人写文章讨论「谷歌会不会让我们变傻」。
 
视频游戏、网上冲浪这些活动固然会改造我们的大脑,但读一篇文章、唱一首歌、看见一个陌生人的微笑,同样会带来改改变。大脑是适应性的,它时常在改变。
 
并没有证据表明,年轻人的专注力就比他们父母同时期要差。青少年完全可以花三个小时来看一部魔戒、读一部小说。实际上,关键点不在于数字媒体,而在于数字媒体更能打动他们,让他们觉得,把注意力花在这里更值得。数字媒体改变了人们关于获取信息的预期。
 
首先,你能快速获取;第二,获取的代价很小,如果不喜欢这一个,你可以立马换到下一个。
 
数字媒体所创造的预期是:我只要花很少的时间就可以看、读或听到一段更有意思的经历。所以当朋友发过来一段视频,如果前十秒钟不足以让我觉得有趣,我就会不耐烦了。
 
使用数字媒体时的不耐烦,并不等同于持续注意力的缺失。对「无聊」难以忍耐,其实是与那个信念(beliefs)相关:究竟什么值得我们投入持续的注意力?什么活动能够可以带来相应价值的经验?信念难以改变,但是可以被改变。
 
让我们回到讨论的焦点:时间。
 
电视取代了阅读,还是阅读是电视吞噬了的时间?这种替代假设(displacement hypothesis)默认了电视与阅读是相关的、甚至对立的。但其实研究表明,不管是看电视还是阅读,与之更相关的是人们所享有的闲暇时间。
 
事实上,孩子们本来就没有多少时间用于阅读。早在电子产品还没那么发达的 1999 年,8~18 岁的孩子平均每天花费在阅读上的时间是 21 分钟。十年之也就是 2009 年,这个平均数是 25 分钟。这个数据有一点欺骗性,因为它是平均数,并不是每一个孩子在 1999 年都能够每天阅读 21 分钟。
 
1999 年就在阅读的孩子,他们也享受数字媒体提供的乐趣,但那跟他们从阅读中获得的乐趣是不一样的。还有将近 50% 的孩子是基本不阅读的——对于这 50% 的孩子来说,电子设备哪儿会有机会去取代阅读活动呢?
 
我在这里提供一个复杂的信息。好消息是:电子产品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会把小孩的脑子搞坏之类的;坏消息是,电子产品会引导孩子走向完全的娱乐。阅读时间就像一块本来就干涸的海绵,本就没多少水可以挤出来。
 
这就引出一个令人郁闷的结论:有相当一部分孩子并不读书;数字媒体并未吞噬本可能用来阅读的时间,却让孩子趋向期待休闲活动的即时满足。
 
不过也不要绝望,父母和老师还是可以采取一些积极措施的。
 
父母可以做……
 
大部分学生是这么看待阅读的:一帮已经死掉了的人,写着一些跟我没什么关系的事情,而我却要将这个作者写下的话分析来总结去,找出隐藏的线索、写一篇 5 页的 paper……
 
这样的认知,根本无法让一个学生去识别作品。是不是非虚构作品?这是杂志?抑或童话书?(换句话说,成为阅读者应当学习识别文类?)
 
如果一个孩子讨厌阅读,他又怎么会开始尝试?我们要帮忙找到入口。也许是他听过的一个故事、喜欢的一部电影所对应的小说,或者是一个他喜欢的电视节目的幕后八卦。反正是跟兴趣相关的。比如我侄女,就是看了 CSI 后就对法医科学非常感兴趣。
 
父母应该考虑的是那些看起来「有趣」的书。一本厚厚的、字排得密密麻麻的书,对一个没有信心的新晋读者来说简直就是恐吓。中年级的高年级的孩子会喜欢漫画:冒险的、神秘的,喜剧的、奇幻的…… 你可以在日本漫画里找到几乎所有类型的内容。当然要把那些暴力色情的剔除掉。
 
另一个可以考虑的是连载的网站,挑那种内容是针对青少年的网站,上面也有一些社交功能,比如投票、点赞之类的。对于新手读者来说,等巴士的时候在手机上读个 3000 字是一个适宜的量级,方便快速启动。
 
父母可能会觉得这样的阅读材料太 low。我当然不会让我的孩子去读种族主义、女性歧视这样的东西,但假如我的孩子对阅读充满厌恶,他开始时读垃圾读物,我是允许的。
 
发展出品味之前,必先经历饥饿感。第一步是促发他把思路打开,开始觉得这些印刷材料是值得花上些时间。父母可以对此表示好奇,但不要去蔑视他们。认真地把孩子当成一个读者,让他发出自己的评论、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严肃读者。
 
善用社交网络的联系来促发孩子阅读。成年人的阅读往往是社交型的,你会听到谁说哪本书很不错,于是也去找来读一读。同理,父母和老师不是不可以直接向孩子推荐,但是更有效的方法是同侪之间的传播。
 
电子书阅读设备,如 Kindle 也无可厚非,起码可以满足他们快速看到下一本书的愿望——特别是系列连载发布的时候,而且保证手边总会有一本书。
 
教师可以做……
 
研究表明,如果向父母讲授一些基于研究的阅读实践,是可以有效提升学生阅读的。所以教师可以尝试做一些这样的工作:
 
1、让父母去引导孩子阅读。告诉家长,需要进行教学的是老师,不是家长。在家里头父母的任务是支持孩子进行有乐趣的阅读。
 
2、教父母如何为小孩子阅读。如何把阅读活动安插进每日生活?当孩子坐立不安的时候应该怎么做?怎么样去找到有意思的书?对于大一点的孩子,教会父母怎么去支持新手读者,什么时候提供帮助?选择哪种类型、多长篇幅的材料,等等。
 
3、讨论怎么把阅读时光更好地融入每天的生活。鼓励孩子在上学路上带一本书,还有就怎么样减少电视和电子游戏时间的各种建议。
 
教师是那个种下种子的人。利用开家长会的时候,提议父母多跟孩子交谈。怎么谈呢?一个自然的话题是:在学校里发生什么啦?也可以多向孩子问题,孩子同样需要机会去练习表达。父母的提问实际上也是一种示范:语言的另一功用是收集新信息、从他人处学习。
 
It’s a way to model curiosity!
 
为了乐趣的阅读
 
父母和老师真正想要的,是孩子能够在阅读中体验到乐趣。然而,父母和青少年之间最大的冲突往往是这么形成的:父母觉得「我只是希望我的孩子开心。」孩子则认为:父母所期望的,是只能以父母所规定的方式快乐。
 
说到阅读的终极目标,最大的危险潜伏在孩子对阅读的压力和厌倦上。记住,你的目标是让他们喜欢阅读,而不是(只能)以你的方式享受阅读。
 
原文来源:
https://www.aft.org/sites/default/files/ae_spring2015.pdf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自转星球」,译文已获译者授权。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