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开智学堂 > 安猪:一个人学习效率太低?加入社群提高思维效率

安猪:一个人学习效率太低?加入社群提高思维效率

校园时代,优秀意味着要掌握老师教的所有知识和技能,而且要掌握得比别人更好。这种学习思维被安猪老师称为超人心态。这种心态下,我们认为自己必须无所不能。然而走出校园,这种超人心态似乎不再适用,社会学习该怎么学?看看安猪老师怎么说。

当我们进入到社会中,会发现真实的世界不再像校园一样运作。我们不需要掌握所有的知识和技能,而同时,我们却需要更好地向他人学习。

向他人学习

例如,手机坏了,我们不会到淘宝上买个屏再买套维修设备,然后再下个视频自己学修手机。我们会马上跑到维修点,让专家帮我们解决问题,他们做得比我更快更好,而且说不定成本还更低。

又例如,当我们遇到带娃的难题时,我们也不会拿起一本《儿童心理学》硬啃,而是直接上微信群或者亲子论坛去提出问题,寻求他人的帮助。

再例如,当我们希望成为某一个领域的专家时,我们也不会只是自己看书或报班上课,我们还会加入一些专业的论坛,向这个领域的大牛学习。我们本能地知道,书本和课程虽然能让我们入门,但要解决实际的问题,还要大牛的帮助。

向他人学习,有可能带来更好的学习效果,或者更快的解决问题。但我们对此知之甚少,我们对学习的理解和实践,还停留在相对落后的阶段。

学习的进化史

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写过一本书《心灵种种》,它讲述了人类心智的进化史,而我发现,这也恰好能描述学习的进化史。

丹尼特把心智的进化分为了四个阶段:达尔文心智、斯金纳心智、波普尔心智和格利戈里心智。

达尔文心智是基于遗传进行学习的。生物通过遗传产生变异,而当中只有极少部分的变异经过自然选择得以生存,这部分留下来的变异就会再次通过遗传而得到复制。这种学习的成本代价极高,变异的十个后代中可能会有九个死掉,非常壮烈,我们把这种学习称之为用生命来学习。

斯金纳心智基于行为进行学习。生物体盲目地尝试各种行为,其中某种行为产生了良好的结果,于是得到了“强化”,最后,这种生物就会发展出某种特定的行为。这种学习的代价也不小,通常的结果是受伤,例如小孩子不知道开水壶是很烫的,当他摸过一两次之后就不会再摸了。所以,我们把这种学习称之为用身体来学习。

如果说斯金纳心智是用身体来测试环境,那么到了波普尔心智阶段,生物体学会了用头脑来测试环境,也就是思维,这是人类特有的心智。波普尔心智会在头脑中对行为进行预演,从而判断是否有利,并选择最合适的行为。到了这个阶段,我们称之为用头脑学习,可以看到,这时候生物体付出的代价已经小了很多。

那么,这是不是终点呢?还不是,最后,我们还有格利戈里心智。拥有格利戈里心智的生物体不仅能思维,还能利用他人的经验来进行思考。这种心智不仅会思考“我应当怎么做”,还会思考“面对类似的环境,别人是怎么做的”,并把这些知识纳入到自己的思考当中。显然,这大大拓展了思维的质量和深度,并有效地提高了思维的效率。

我们把这四种心智的进化过程放到一起,可以看到,我们在学校中接受大多是斯金纳心智式的训练,也就是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做对了就奖励,做错了就惩罚,不管我们是否真正理解。而在我们的个人学习中,我们更多应用的是波普尔心智,也就是个体化的思考和学习。而对于如何向他人学习,也就是社群学习,我们虽然有本能的行为,但却缺少相应经验和方法,效果往往难以预测。

走进社群学习

如何走进社群学习?我有三个建议:更新认知;建立或加入一个社群;在社群中实践学习。

首先,更新对知识和学习的认知

对你来说,知识是显性还是隐性的?显性的知识存在于书本当中,而隐性知识存在于人当中。例如,菜谱是显性知识,我们可以下载、可以阅读、可以照着它来做菜,但是,这不能保证你能做出大厨的水平,因为在大厨的技艺中有许多隐性知识,例如:如何判别食材好坏,如何控制火候等,大厨能做到这些,但往往说不清自己是如何做到的,这就是隐性知识。

知识是个体的还是社会的?这个在今天已经不是个选择,因为我们把越来越多的知识存放于外部和他人,例如,我们会把朋友的电话号码存在手机里而不是记住它们,我们相信大部分问题的答案都可以在搜索引擎或者知乎上找到,于是也不必费心去学习它们,我们也知道(尽管不擅长),组合或租用他人的能力在大多数情况下胜过自己拥有这些能力。英国作家、文学评论家和诗人塞缪尔·约翰逊曾说过:“知识有两种:我们亲身知晓某个主题,或者我们知道从何处找到相关信息。”而在今天,面对知识的爆炸,我们显然更需要学会如何找到知识而不是记住它们,而如何找到知识,如上段所述,不仅是一个搜索问题,更是一个社交问题。

知识是静态的还是动态的?静态的知识就如同一元二次方程的解法,恒久不变。但生活中更多是动态的知识,例如:如何观察孩子?如何说服别人?它们虽然有原则,但在实际应用中都极大地依赖于场景、对象和涉及的议题。可以说,在不同的场景中,我们应用的知识也会有所不同。这也意味着,我们仅仅把知识记住是远远不够的,知识是活的,依赖于场景,就如同鱼依赖于河流。把鱼做成标本虽然简单可控,但已经失去了许多。

在我们的学校中,教授的更多是左边的知识,那些显性、个体、静态的知识,学校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极度简化的世界里,这对少儿的学习或许是有益的,但作为成年人,生活在情节简单的童话中难免脱节于真相。而在真实的社会中,我们需要的更多是右边的知识,那些隐性的、社会的、动态的知识,这样的知识,往往只能在人群中通过互动来学习。

下面我们再看看学习。学习是知道还是行动?在学校中,我们更关注知道,目标是获取知识,即使有行动,那也不过是练习,是作为验证知识而设计的非真实测试。而在真实的生活当中,我们需要的是解决问题,是问题推动着知识的获取,并且,知识有用,是当且仅当它能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们都知道要知行合一,那如何做到呢?或许我们需要重新定义学习,它不仅仅是获取知识,而是用知识去解决真实世界的复杂问题

然后,创建或进入一个学习社群

如何创建一个学习社群?在《实践社团》中,作者埃蒂纳·温格提出了学习社群的三个要素:领域、社群和实践。领域指社群共同关注的主题,并且,社群需要通过学习加上在这个领域中的知识积累。社群指成员的组成和互动关系,需要让成员建立相互的信任,持续的学习活动才有可能发生。而实践,指社群中进行的学习活动,透过持续的实践,社群的知识得以积累,成员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成长。

如果你要创建一个学习社群,就要恰当地设计这三个要素。

而如果你要加入一个学习社群,我也有三个简单的建议:

1.建立共同的知识基础。每个社群都有自己的基础知识,例如一个教育创新者组成的社群,你可能要对翻转课堂、项目式学习等概念有基本的了解。否则,你将无法参与社群的对话,学习和实践也就无从发生。

2.边缘性参与。作为一个新人加入一个已经存在的社群,最好的方法是从参与一些边缘性的活动开始,例如活动的记录、协调工作等等,通过这样的参与,你能够了解到社群的规范和组织结构,知道哪些是牛人哪些不是,这能让你少踩很多坑。

3.用作品说话。作为一个学习社群,硬通货永远是你的作品,你的作品就代表了你的价值。我没有主动进入公益圈,是我在发起多背一公斤后公益圈接纳了我。我也没有主动进入教育圈,是我在做出一公斤盒子后教育圈承认了我。与其费心去结识大佬建立“虚假”人脉,不如踏踏实实做出自己的作品。

加入学习社群后,应该如何学习?我的建议是(这个建议是给社群运营者的):永远要选择最好的学习模型。在慢学校中,我们选择的是野中郁次郎的知识创造螺旋。野中郁次郎是国际知名的知识管理专家,被誉为“知识管理理论之父”、“知识管理的拓荒者”,著有《创新的本质》、《创造知识的企业》、《知识创造的螺旋》等多部名著,知识创造螺旋模型包括四个步骤,内在化、共同化、表出化和联结化。

这个模型比较复杂,我们用日常用语把它简化为四个步骤:

学习:通过阅读和培训的方式获取知识;
实践:通过实践将知识转化为个性化的理解;
对话:通过和其他实践者的对话,将个人的内隐知识输出为易被他人理解和应用的外显知识;
归整:将个人外显知识归整到社群的知识库中,被更多成员所使用。

最后,我想举一个例子,一个发生在我们慢学校社群的例子。最近,我们的学员发起了一个共同阅读《转行》的活动,因为他们很多都在三十岁上下,面临着转行的需求。这本书刷新了他们对转行的认识,例如,传统的观念认为我们首先要了解自己,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工作才能去尝试。而这本书却告诉你,你之所以迷茫,是因为你所有已知的工作都不适合你,继续坐在那空想是不会有什么用的。你要做的,是要尽可能多的尝试不同的工作,试得越多,越有可能找到你喜欢的工作。

这个观点给我们的学员许多启发,于是他们决定,应用《转行》中的方法做一个转行实验室,帮助更多人有机会体验更多不同的工作。现在,他们已经建立了项目小组,并开始了设计的过程。

这是一个典型的社群学习的例子。它不仅仅局限于阅读一本书或者获取什么知识,它包含了更多的活动,如对话、实践、反思等等,最后,它将创造出一个作品,这个作品不仅对学习者个人、也对整个社会有价值。这一切,都使得学习变得更有意义。

总结

学习不是一个人孤独的冲刺,而是在群体中快乐地协作。加入学习社群,让我们连接成一个更大的智慧体。■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SlowSchool,已获原作者授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