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开智学堂 > 如何创造超一流产品?你需要知道可供性

如何创造超一流产品?你需要知道可供性

星巴克消费不低,为什么那么受人欢迎?戴森的风扇比同类产品贵 2~3 倍,却还有那么多人愿意买单?这些一流产品背后有什么共同点?本文将与你一起探讨。

本文旨在探讨:什么是可供性、有何特点;可供性在商业的应用、一流设计师眼中的可供性;个人如何提高对可供性的感知能力,并应用到设计中去。希望本文能带给你一些启发。

什么是可供性?

1966年,美国心理学家吉布森(James J. Gibson)提出“可供性”理论。维基百科对“可供性”的定义是:“一种人和物的关系(relationship),这种关系是指人感知到来自于物的促发因素,而产生作出某种行动的可能”。这一理论是如此原创和前瞻,吉布森找不到任何现存的单词去描绘它,他创造了一个单词—Affordance。吉布森自己这样评价“可供性”理论:

这是一个重大的假设,因为它暗示在环境中的物,其价值和意义是可以被直接感知的。而且,它也能解释价值和意义存在于接受者之外。

五十多年过去了,“可供性”经过时间的淬炼,愈发熠熠生辉,广泛应用在心理学和设计的各个领域中,包括认知心理学、环境心理学、人机互动、交互设计、工业设计、体育客户和人工智能等等。在设计领域,超一流的设计师受益于“可供性”,创造出具有时代生命力的经典设计。其中就包括苹果公司开发的系列产品,该公司市值现已超过一万亿美元。

“可供性”是一个复杂精妙的理论。仅从一句话定义,难以准确理解。吉布森在其论著《生态学方法用于视觉感知》中,没有简单的定义“可供性”,他使用了一个将近500字的例子来阐释。让我们追本溯源的回顾一下吉布森老先生的例子。

一块陆地表面,如果它具有以下特性:

  • 水平的(非倾斜)

  • 平坦的(不凹也不凸)

  • 足够长(相对于某种动物的尺寸)

  • 表面是硬实的(相对于某种动物的重量)

那这块表面就能提供“支撑”,它是一块可以“支撑”的表面,被我们称之为地表、地面、地板。它是可以站的,让四足或者两足动物作出站立的姿势。它因此也能支持动物走动和奔跑。它不是水面或者池塘表面,那会让陆生动物沉下去。水对于水生虫子的支撑另当别论。

——吉布森

请注意以上提到的四项特性——水平、平坦、够大、硬实——如果按照物理学的度量和标准来衡量,它们是物理的特性。 但是,作为对某种动物的“支撑”,这种可供性而言,它们需要相对于某个动物来衡量。对于某个动物而言,这些特性是独特的。它们不仅仅是抽象的物理特性。它们与某个动物、它的姿势和行为融为一体。因此,我们不能像衡量物理尺度那样衡量可供性。

陆地表面对于动物而言,当然也是可以爬的、跑的、钻到下面去的、或者是被撞到的。不同的布局,提供给不同的动物不同的力学相遇。某些文化中的人类有坐着的习惯,而另一些是跪着或蹲着。如果一个提供支撑的表面即满足上述的四个特性,又处于地面之上及膝的高度,那这个表面就是可以坐的。

我们统称它为“位子”,或者特指为板凳、长椅、椅子等。它可以是某种浑然天成的石板,也可以是手工打造的沙发。它的形状也许千变万化,只要功能布局是个椅子就行。表面的颜色和材质是不相关的。及膝的高度,对于孩子和成年人来说是不同的,因此可供性是相对于个体尺寸的。但是,只要一个表面是水平的、平坦的、够长的、够硬实的,以及相对于感知者而言是及膝的高度,它就是可以坐上去的。如果它可以被辨别出以上特性,那它看起来就是可以坐的。如果确实是这样,可供性就能通过视觉感知到。如果表面特性可以从这个表面的形体本身上看到,它们就构成了一个“位子”,有了意义。

有点晕,我们把要点抓取出来放到表格里看看

“可供性”有不同的层次,有的适用物种场景更广,而有的则只能被更高级的文化和社会的生物获取。“可供性”是物相对于生物的,不同生物感知到的物的特性和功用各有不同,这是由他们自身的生理特征和所处环境所决定的。

从“无穷”到“有限”

从吉布森的例子出发,我们不难领悟到“可供性是无穷的”。进化等级更高的生物能解锁出新的可供性,每一种基本“可供性”之下,还能衍生出无数种下一层次的“可供性”。而在人类当中总有些天才,用经验、智慧、天赋,能感知到物和环境中没被发现的可供性。

既然“可供性”这么牛叉,这么无穷,我等凡人怎么研究它?吉布森给我们指点了迷津:

找到“不变的变量”(Invariable variable)

为什么说“可供性”是不变的变量?以吉布森的超长例子而言,不管样式、颜色、材质如何变化;不管你的下一层次可供性是跑、跳、爬、还是钻,一块平面作为“支撑”的基本可供性是不变的。物的存在早于地球上的生物,物的可供性也是原本就存在的。 研究“可供性”,就在于找到这些“不变的变量”。

基本可供性是有限的

“可供性”受限于生物和它存在的环境。“可供性”需要生物感知一系列物的特性(促发因素),进而才能感知到自己可以做什么;这些特性又是相对于自身的生理条件而言的。因此,适用于更广泛生物和环境的基本“可供性”比较少,值得研究,也可以被研究。

基本可供性是秒懂的

吉布森认为,“一个环境基本的可供性就存在于周围的光线中。” 我理解为,光线界定了物的形态,并投射到我们的眼睛里,让我们看到;我们同时感知到那些和我们自身情况符合的特性,并立刻获得某种基本“可供性”。因而适用于更广泛物种和环境的基本“可供性”会比较少。因此,我们要去研究那些可秒懂的、可视觉识别的基本“可供性”。

环境的基本“可供性”是可以感知的,而且可以被直接感知,而不需要过多的学习。环境的基本性质所造就的可供性,就存在于周围的光线中,因此可供性本身由四周的光线界定。此外,与观察者自身相称的一个不变的变量,比那些与他本身不相称的更容易接受。

——吉布森

可供性的商业应用

“可供性”这一理论的牛逼之处,就在于它本身就具有很强的“可供性”,你可以用它来理解很多人类现象,应用在诸多学科领域。在商业领域,我们能找到很多善用“可供性”的例子。

星巴克的“空间“

那么多的咖啡馆,为什么星巴克取得了全球性的成功?甚至把咖啡推广到了没有咖啡文化的国家和地区?

我们先来想想咖啡馆的可供性是什么?大家马上想到的是“买饮品”,也就是“喝”。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也是这么想的,去咖啡馆就是要喝咖啡呀。如果按照“喝”这一基本“可供性”,在完全没有喝咖啡文化的地区,星巴克如何开枝散叶?人家不喝咖啡的呀!在已经盛行喝咖啡文化的地区,又如何与其他的咖啡馆竞争呢?总有人咖啡做的比你好、比你久、比你群众基础好。

星巴克的成功并不是在“喝”上的,它独辟蹊径解锁了咖啡馆的另一重可供性“想进去待着的空间”,一个除了家和办公室以外的“第三空间”,这里干净明亮、不冷不热、座位舒服、乐声袅袅又不至于吵闹;你可以在这里工作、会友、休息、读书、谈生意,然后顺便试试我们的各种咖啡和点心吧。

星巴克不断夯实其作为“第三空间”的特性:地理位置、桌椅陈列、布局装饰等。它的各种努力都在不断强化人们对“第三空间”的感知,我现在要做点什么事儿,但我又不想在家和办公室做;那我去找一家星巴克吧。或者我正在路上,想找个地方坐坐、看看书,正好就看见一家星巴克,我就能马上感知,对就是这么个地方!

星巴克强调的可供性是“空间”,而不是“喝”。这个商业“可供性”的定位实在太强大了。星巴克席卷了全球。不管有没有喝咖啡的需求,我们还是为“空间”买单了,慢慢也习惯了来一杯咖啡,哪怕它有一股子刷锅水的焦糊味儿。当星巴克普及了咖啡文化后,亚洲衍生出的一些咖啡连锁,也还是基于“第三空间”的进一步细分。星巴克是开在写字楼、商务区的第三空间,有的咖啡连锁,比如韩国的慢咖啡、动物园咖啡,是开在居民区附近或者百货商场里的第三空间。

戴森的“流动”

我们一定要去解锁一个可供性,才是创新,才能取得巨大的商业成功么?也未必。在工业设计领域,还有很多专注于基本“可供性”而大获成功的公司,比如戴森。

戴森的产品都比同类产品都贵,不是贵个 10% 什么的,而是狠狠的给你翻个两三倍。戴森出产的吸尘器和风扇,既然贵得惊人,还有那么多人乖乖掏腰包?它的每一个产品都在基本“可供性”上,有超出一般的表现。

吸尘器,做好“吸”;吸得彻底,再大的空间,再小的角落都给你吸干净。

电风扇,做好“吹”;吹得舒服,像大自然里吹着的风,你看不到从哪儿吹出来的。

在更基本层次的“可供性”,我们还可以理解戴森提供的是空气流动。戴森的机械结构设计,更好的实现了空气的流动。把空气流动放在人类的家居环境中,就能感知到下一层的“可供性”,“吸”、“吹”,并最终呈现为吸尘器和电风扇。

在解锁可供性,或者专注基本可供性,这两条路径有很多例子。比如苹果公司、无印良品等。

可供性难在哪里?

“可供性”用的好,就能很牛逼。为什“可供性”用得好的商业设计师还是那么少呢?

首先是理解障碍,光是理解“可供性”就有一定难度。上面一堆文字就能把人给绕晕 N 回,这还只是吉布森老先生论著中的一章而已。其次是行动障碍,即便理解了“可供性”,要做到知行合一,需要一种“神还原”的感知觉悟,即在设计过程中还原人对可供性的感知过程。而后者的难度犹如崇山峻岭、千涛万壑。人是高度进化的生物,生存在一个既有客观物质又有主观创造双重环境中。如何感知人和环境,本身就充满了各种干扰因素或变量;更何况要感知他人的感知和行为过程,从眼到脑再到身体反应,这一系列完全内隐的感知过程。

在“感知他人的感知”的过程中,设计师需要突破自身的局限和偏见。不偏不倚的还原他人的感知,这需要长期的训练;另一重考验是,在完成感知后,又如何将其转化为用户认可的产品特性。同时,设计师还要突破一种人类的本能,即人类会选择性的忽略某些“可供性”。

吉布森谈到,人类在感知的过程中,会无意识的过滤掉和我们自身生理特征不相称的“可供性”。年轻的设计师为老年人设计产品是很难的。年轻人身强体壮、耳清目明;他们很难去体会到处于年老体弱、眼花耳聋的生理状态下,物的可供性。为残疾人设计产品也难,如果设计师动如脱兔、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怎么能感受到四肢残缺、耳聋眼盲的人和物之间的互动呢?设计师需要超越自身生理的局限,去感知和自己不同的用户如何与物互动

设计:无意识和有意识

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是位列全球前三的重要当代设计师,他领悟了“可供性的”并融入到自己的设计哲学中。他是无印良品的灵魂人物,也参与了苹果公司的产品设计。他在作品合集《深泽直人》一书中,郑重的感谢了佐佐木正人,一位生态心理学家和可供性的学习者。深泽直人说:

“佐佐木正人解开了人、物和环境之间的关系。他使用客观研究的课题所决定的事实,阐释了在艺术和设计中模糊不清的情感表达,使这种情感表达变得容易捕捉了,他把我从设计中获得的经验翻译为术语——“寻找核心意识”。

深泽直人进而提出了自己的设计哲学“无意识的设计”(design without thought)。也有人认为这个提法有误导性。设计怎么能是无意识的呢?一流的设计,哪个不是凝聚了设计师工作室无数的心血和研究呢?

我认为,如果能理解“可供性”,就能理解深泽直人设计哲学的深刻意义。我们必须时刻提醒自己可供性是相对的。想想“无意识的设计”是对谁而言? 显然,深泽直人说的并不是自己,而是每一项产品的使用者。将“可供性”融入到设计中,将自己作为设计师的自我退到幕后,设身处地的围绕着使用者的感知来设计。

深泽直人的设计,把用户的感知负荷降到毫秒之内。让人毫无意识的感知产品的可供性,就像完全没有意识到空气对于人类的可供性是呼吸一样。一流的产品特性,就像呼吸一样,是基本必要、自然而然的。

设计师要实现这种“呼吸一般自然”、“无意识”的设计,除了自身的天赋和经验,更需要“有意识的”像西西弗斯一般不断推倒重来,打磨设计特性,外化人类感知。设计师因而也像是背负着全人类的感知重负在工作,可想而知有多难了。

如何提高对可供性的感知

“可供性”是如此强大,懂得并运用“可供性”,就能具备了成为一流设计者的潜质。那么有什么办法提高或者拓宽自己对“可供性”的感知水平呢?

从自己擅长的领域入手。在细分市场内,有很多成功的商业企业是发烧友、重度用户创办的。比如登山探险家创办了专门研发登山设备的公司;冲浪运动员创办了冲浪板设计公司;摇滚乐队吉他手创办了音响公司。相比于普通的设计者,他们少了一层认知障碍。由于自己就是一个典型的、极端的产品用户,他们更能解锁普通人感知不到的“可供性”。如果不是发烧友,那至少选择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来实践“可供性”吧。

多体验多游历。在不同的人群、文化、社会、时代,“可供性”也是多种多样的。不同年龄职业兴趣爱好的人交流、读书、旅行、逛展览博物馆,都能拓宽对“可供性”的感知。一流的设计师/艺术家/作家常常会在不同的国家地区游历生活汲取养分。乔布斯去了印度,你没钱没时间的话,去个博物馆也行啊。

开放的感知。在体会和游历的过程中,请注意保持开放的感知。出国游的不少,周末逛展的也多,但你是忙着在拍照修图呢?还是把自己当作一个路人甲,静静地充分感知环境中物与人的互动呢?

时刻记录。记录下你对物和环境“可供性”的思考,你看到了什么,你想到了什么?是什么触发了你的联想?有助于你分解还原自己感知的过程。

以上提出一些实践思路给大家参考。日常观察+理论学习+分析实验方法,经年累月慢慢积累,尽管不是天才,普通人也能提升对“可供性”的“感知力”,成为抢手的核心人才!

本文的局限

本文是对“可供性”的探讨而非真知。作者初识“可供性”,读的资料尚少、自身视野有限、理解甚至有错误;本文旨在分享自己阅读文献后的所思所想,验证自己粗浅的理解是否正确,希望和“可供性”的研习者们探讨。

本文中吉布森关于可供性理论的例子,来自于《The  ecological approach to visual perception》原文为英文,如有不准确之处请见谅。■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littlemyleigh,已获原作者授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