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开智学堂 > 阳志平: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

阳志平: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

你在黑暗中醒来,月光遍地,孤独汹涌而来。你总感到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你喜欢追逐内在动机,常常思考人之为人的那些谜题。如何保护自己的内在动机?开智社群创始人阳志平老师为你讲述人类学习的三大隐喻。

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少年选择自己的城市。异类需要与异类在一起。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一位异类的故事。

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

从前有一位女孩子

从前有一位女孩子,十六岁时父亲因肺结核去世,家庭陷入贫困。不幸的是她也感染此病,一生备受病魔和贫困摧残。有时窘迫到不得不出售自己的香水与内衣,去换得稿纸。

如此热爱写作,带来的是什么?她一生贫困交织,三十一岁因肺结核与营养不良离世。这其间她出版四本诗集,并未得到好评。可以说「有趣的傻瓜」是所有评价中最好听的一个了。置换当下,如果又穷又没名气,你的问题会是什么?我在一个问答网站,用「月薪三千」搜索,你可以看到一系列提问,比如「月薪三千如何白手起家」、「月薪三千怎么追求白富美」、「月薪三千怎么买房」、「月薪三千如何在北京生存」等等。

前四个问题指向白富美、财富名声与华服豪宅等外在奖赏。这是绝大多数人习以为常的思维。然而,那位女孩与众不同。友人安猪曾在第二届开智大会演讲中提过,「问题改变思考层面」:

在贫困无名时,你的问题是什么? 假若你仅仅关注「行为和现象」,缺什么补什么,收入不高就拼命赚钱,你是否真的如愿以偿?如上图所示,这样你得到的可能仅仅两倍启发。假若你关注「关系和结构」,如月薪三千,如何借助「贵人」与 「时空选择论」来获得好运,那你可能会获得十倍启发。然而,很少人会站在「心智和文化」层面思考。这好比仅关注冰山浮出水面的部分,却忽略水平线下庞大冰山底层

存在的胜利

如果你是那位女孩子,在贫困无名时,你会怎么做?当时十九世纪末,肺结核死亡率高,因此她很早就意识到生命短暂。如果说多数人在贫困无名时,选择名与利等外部奖赏,而她则选择了另一种生活——热烈地爱与热情地创作

越是生命随时可能中止,她越是热情地活着。试读:


诗 1:存在的胜利

我怕什么?我是无穷的一部分。 
我是所有伟大力量的一部分, 
千百万个世界之内一个孤独的世界, 
如同一颗最后消失的一级的星星。 
活着的胜利,呼吸的胜利,存在的胜利!

在诗人眼中,虽因肺结核,活着不易,每次呼吸都是胜利,但「我怕什么呢?」,我就是伟大;我就是一个世界!我终究迎来「存在的胜利!」。诗人推崇尼采,张扬个人意志。诗歌中充满了自由、太阳、星星、上帝、先知等意象。在诗人笔下,人类始终不是渺小的,你可以像周末远足一样,简简单单地穿越太阳系。试欣赏:


诗 2: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

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
我预感到了这一点
宇宙的某个角落悬挂着我的心
火从那里迸溅,振动空气
并向其他狂放的心涌去

你猜出这位女孩子是哪位诗人了吗?她就是北欧女诗人索德格朗。虽然在世时默默无名,离世多年后,她的作品才被重视,被誉为北欧最伟大的诗人。试欣赏她的一首名作:


诗 3:星星

当夜色降临
我站在台阶上倾听
星星蜂拥在花园里
而我站在黑暗中。
听,一颗星星落地作响!
你别赤脚在这草地上散步
我的花园到处是星星的碎片 

—— 索德格朗

你不再仰望星空,星星是你的小伙伴。你可以和它们一起玩耍,在大花园里,你要把脚步放轻放慢,避免踩到脚边的星星。

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

人们经常将索德格朗与另一位美国诗人狄金森相提并论。比如说两人身体不好,前者肺结核,后者胃病;两人都不热衷社交,索德格朗疏于社交,狄金森则在三十来岁生命的最盛之季,离群索居,独身不嫁。两人更大的相似也许在于,她们都注重成为内在动机驱使的人。狄金森正是本文标题《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的作者,试读此诗:


诗 4: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

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
然后,把门紧闭,
她神圣的决定,
再不容干预。
发现车辇在她低矮的门前,
不为所动,
一位皇帝跪在她的席垫,
不为所动。
我知道她从人口众多的整个民族
选中了一个,
从此封闭关心的阀门,
像一块石头

—— 狄金森

两人气质类似,索德格朗「徒步穿越太阳系」,寻找选悬挂在宇宙某个角落的心,呼唤「存在的胜利」;而狄金森始终坚持「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皇帝跪在你的面前,不为所动。

当然,这是理想状态。在现实生活中,穿越太阳系时你可能会遇上太阳黑子风暴,步入迷途;更多的人会为名利所动,对权势人物趋之若鹜。那么,如果你乐意成为一名内在动机驱动的人,怎样更好地保护你的内在动机?也许你已经知道了要从兴趣与好奇心出发;也许你还知道了「自我决定论」,但今天在这里,我要讲三个你不熟悉的做法,来帮助你更好地保护内在动机。

可供性

第一个做法是可供性。在讨论产品设计时,人们常常注重的是产品可用性。却不知还有另一个概念叫可供性。可供性与可用性不同,它不关注产品有什么用,而是关注它能否提供新的可能

举个例子,之前你可能更多把微信群当作一个聊天工具来使用,但是微信群还有一个新的可供性——它可以变为一个集体共创平台。基于微信群的头脑风暴与集体协作,诞生了一本《追时间的人》。

具体到开智社群也是如此。有的同学可能更关注开智社群的「可用性」—— 它能给自己带来什么价值?你可以尝试切换为 「可供性」视角。开智社群将各位终身学习者聚集在一起,形成创造者社群。在这个社群中,它和其他社群不一样的可供性是什么?是开智团队自主研发的 直播功能?卡包功能?抑或其他?基于直播、卡包这些新玩法,你可以做些什么?

从「可用性」到「可供性」,意味着更突出生命主体的价值。从关注「自己的作品有什么用」转为「自己的作品有什么不一样,是否能提供新的可能性」。比如在你 16岁 到 31 岁,你出版四本书,没有得到什么好评,当代人对你不理解,假若你去关注「可用性」,这样你很可能会丢失掉自己原本能够获得的东西,被「外在动机驱使」。

北欧女诗人索德格朗坚持自己写法,并不关注自己作品的「可用性」,反而得到了更多「可供性」—— 她一辈子写了两百首左右诗歌,到了今天,不少成为北欧文学中的经典。

演绎法

对于年轻创作者来说,困难的地方并不是坚持内在动机,而是作品得不到反馈,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因此,给大家的第二个建议:你需要借助「演绎法」,掌握一套不需要依赖任何第三方评判自己作品的方法论。

问题改变思考层面。假设你将问题定义在「行为和现象」层面,此时,你会收集到大量现象,比如有的现象是 ABC 三点;有的现象是 123 三点,伴随信息过载时代来临,现象日益层出不穷,你需要收集的现象越来越多,整天疲于奔命

比如你要学习认知科学,这个主题的畅销书如此之多,你把它们全给买来。第一本讲二十个知识点,你写了十几篇读书笔记;第二本书又写了十几篇,之后你开始疲倦,不再做笔记。目前还有一种叫思维导图的读书方法,给一本书整理一份思维导图,就意味着消化了此书。

然而,以上学习路径仅只代表归纳法。绝大多数人忘记了,理解知识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归纳法,第二种是演绎法。原本两种方法相辅相成,互为表里。现在的人过于强调归纳法,却忘记了演绎法

什么是演绎法?从体系、模型与框架入手。举个例子,我用科学计量学的一本核心期刊做了一个知识图谱。你会发现,将该领域可视化后,整个科学计量学领域值得关注的核心研究者并不多。不到十位。科学计量学是一个小的研究领域,因此值得关注的研究者就这么多;而在认知科学、儿童心理学这么庞大的研究领域,按照二八定律,贡献了学科 80% 论文被引的学者,也不会超过四十二人。

假设你借助演绎法,找到这四十二人之后。每个核心学者,平均一辈子写一百篇到两百篇左右论文。继续按照二八定律,这些论文中真正值得阅读的,仅仅四十篇左右而已。所以在认知科学和儿童心理学这么庞大领域,值得阅读的经典论文,也就是 1600 篇左右。这 1600 篇会相互引用,相互打架,最终合并同类项,实际贡献的核心原创术语不过 200-400 个左右。

从源头入手,借助第三方数据进行演绎,放弃低效的归纳法,这样可以更快地明晰学科知识图谱。反之,低效的归纳法学习会是如何?有一本畅销书叫《清醒思考的艺术》,这本书讲总结了 52 种认知偏差。

你会发现,读这类书非常低效。你把这 52 种认知偏差背得滚瓜烂熟,把思维导图做得非常精美,但只要有一个文笔更好的作者写了一本新书,假设这本新书只写了 36 种或者 42 种认知偏差,你又得将所有的知识体系推翻重来。

无论最初的 52 种认知偏差,还是之后的 36 种或 42 种,最核心的源头知识来自少数研究者的贡献。不仅掌握归纳法,更要掌握演绎法,借助体系、模型与框架,提升思维品质与学习效率,这是要提醒大家修正的一种学习习惯

掌握演绎法,为什么会有助保护自己的内在动机?很多人在年轻时,恨不得给自己找一个人生导师。每到一个社会大变革时代,思想混乱,信仰缺失,精神空虚,青年导师就会变得格外流行。就像鲁迅所言,

青年又何须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似乎可以生存的方向走。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

年轻的创作者往往不自信,不知道自己的作品好坏,急需得到他人反馈。与之相反,成熟的创作者掌握一套不依赖他人评价,得到反馈,不断进行刻意练习的方法论。正如巴菲特从他的偶像格雷汉姆那里获得了一生中最好的商业建议是:「你是对是错,并不在于别人是否认同你。你之所以正确,那是因为你依据的事实正确无误,你的推理正确无误。」

那么,如何获得这套方法论?多数时候,你需要借助演绎法。比如,在认知写作学课上,我给各位同学介绍了一个不借助他人反馈,提高写作能力的方法。就是找到一些中文名家,如张爱玲、余光中翻译过的英文作品,比如《老人与海》,然后你尝试翻译看看,再将自己的翻译与张爱玲、余光中的翻译对比。这样马上明白自己的写作好坏。整个过程,你无需依赖任何他人评价。

你越熟练地掌握演绎法,你越不需要任何青年导师;你也不需要来自他人的评价或反馈。因为整个信息求解过程,是你独立完成的。通过演绎法,提高个人信息求解能力,摆脱来自他人的评价,学会借助历史上的牛人与第三方客观数据来考量自己的进度,获得反馈。这是一种巧妙地保护内在动机的做法。

涉及到的具体技巧,可以参考我的旧文:

  • 阳志平谈如何学习谈判:http://t.cn/RPsqIbK 

  • 如何学习科学:http://t.cn/zOOnRTD

  • 科学计量学:发现学科正在静悄悄发生的革命:http://t.cn/zRJEk3T

反常识

第三点是反常识。索德格朗在世时,她并没有按照当时的社会习俗约定走自己的路。每一个时代的「常识」,都意味着这个时代的「认知边界」。它往往是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帮助人们降低认知负荷。

但是,保护自己的内在动机,走上了一条林萌小道,意味着常识还不够,你要学会更好地掌握「反常识」的证据。依据社会常识,往往父母会告诉你要,兼顾名利与兴趣,如果你此时你坚持内在动机而活,那么你会不断地质疑自己;当你读遍历史上所有伟大智者的故事,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是遵从「内在动机」而活,你获得了足够多的证据,那时你会更相信自己的选择

好思想与坏思想区别在于,前者侧重鲜活证据,后者侧重说服自己或他人。所以达尔文曾言,碰到不相信的,立即写下来,否则隔了一段时间,大脑会本能的拒绝相信。 例如,「常识」告诉你,你应该一边听讲座一边快速记笔记。然而,认知科学证明,边上课边写笔记是种低效的学习方法,因为上课写笔记是在你的「工作记忆」区域工作,你会产生一种「元认知错觉」,误以为听懂了,学会了。更好的方法是六个小时后写笔记,那时你可能已经遗忘了一些细节,你会使劲回想,从而得以调用大脑更多能量。

通过演绎法,假设你像芒格的栅格模型一样,求解出每个时代最重要的高阶模型,有 1000 个到 2000 个。事实上,你掌握其中的100 个到 200 个,就可以过上理性的一生。每个高阶模型,都将突破你的既有认知边界。如果你总是采取最舒适的姿态学习,比如永远读畅销书;永远刷朋友圈,那么,就像上课写笔记一样,输入时容易,未来提取时就会变得困难。反之,如果你是借助于一手论文与经典图书获取高阶模型,输入时难,未来提取就会变得更容易一些,才能摆脱「听过很多好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的悲剧。

所以开智社群的学习,注重「反常识」。各位同学需要学会撰写「反常识」卡,整理学习材料的各种反常识的证据,然后用这些鲜活证据来一步一步地拓展自己的认知边界

假如我拥有一座大花园

当索德格朗遇上狄金森

虽然狄金森与索德格朗两人气质类似,但是两人不是同一个时代,并且一位在美国一位在北欧。当索德格朗遇上狄金森,会发生什么? 索德格朗其实回答了这个问题。她当时没有得到同时代的人的肯定,但是她有一位知音,叫做黑格,对她的诗歌给予高度称赞。这种心理支持,对一位热情地创作者,意义颇大。时隔多年后,两人第一次真正见面,索德格朗写了一首诗,赠给黑格:


诗5:春天的秘密

姐姐,你像一阵春风穿越山谷而来……
阴影里的紫罗兰弥散着温馨的满足。
我要把你带往森林最温馨的角落:
那里我们将互诉衷肠,述说如何见到上帝。

—— 索德格朗

在森林最温馨的角落,索德格朗将与姐姐互诉衷肠。假设索德格朗和狄金森两位在一起,她们共建一个大花园,隔绝来自世界的喧嚣,这也许会给人类带来一种新型的生活

诗 6:大花园

我们都是无家可归的漂泊者,都是兄弟姐妹。

我们背着包裹,衣衫褴褛,与我们相比,权贵们又拥有什么?

黄金不能衡量财富,随清风向我们涌来

我们越是高贵,我们就越明白我们是兄妹

我们只有付出自己的心灵,才能赢得自己的同类

假如我拥有一座大花园,我会邀请我所有的兄妹

他们每人都会从我这里一份贵重的礼物

没有祖国,我们会变成一个民族

我们将在花园四周修筑篱笆,隔绝来自世界的喧嚣

我们恬静的花园,会给人类带来一种新型的生活

—— 索德格朗

人类学习的三大隐喻

组建开智社群这个异类大花园,我希望能让更多的索德格朗尽早遇见更多的狄金森。在今天的分享中,我不断强调「问题改变思考层面」,那么,在思考学习时,你会发现哪些问题呢?

假设你仅仅关注冰山上的「问题和现象」,它给大家带来的改变可能是两倍左右你的问题可能是「课程」—— 去哪里找到能够教会自己学会编程与写作的课程?

如果希望获得十倍的改变,你的问题可能马上变为「学习共同体」 —— 去哪里能够找到一个聚集足够优质的学习组织,能够让自己被动式进步?

但是,真正能够带来一百倍的改变,需要你采取完全不同的成长方式与隐喻思维。比如,当前风险投资界普遍流行的话语体系是基于战争隐喻,如 A 轮/B 轮/C 轮,如赛道如卡位如布局。然而,早期创业公司最关键的地方从来不是竞争,而是成长。你可以采取不同于战争隐喻的另一种思维模式——树形隐喻。在树形隐喻视角下,我不再是为了跟谁竞争而诞生,我不是为了别人而活,我是为了自己的成长而活。同样,人类学习有三大隐喻,不同的隐喻带来了不同的成长方式

第一个隐喻是获得——学习是获得知识。这是大学毕业前,你最熟悉的一种教育方式。在这种隐喻看来,学习就好比一个管道,知识从老师的头脑中输入到你的头脑中。这是工业时代,以车间流水线制度为标杆,我们习得的一整套教育制度。

第二个隐喻是参与——学习是参与的过程。目前,从小学到大学,都受制于第一个隐喻,即学习是获得知识。而现在学习科学主流的关掉,强调的是学习是一种参与。在学术上有两个重要源头:认知建构论与认知学徒制。在这种视角下,强调学徒制、学习部落与实践社群。各类学习型社群越来越流行,但是我个人一直打一个问号,没有输出的聚集,只会带来信息过载。

因此,你需要第三个创造隐喻——学习是为了创造。你可以想象自己像一棵树一样生长,刚开始有一个发心的种子,慢慢生根发芽,成为你与这个世界对话的跟脚。在如今这个以信息过载、新学科新职业层出不穷的时代,开智社群更强调第三种隐喻。

这就是最后,我给你的一个问题,希望你不断追问自己,你的作品是什么

小结

明朝大儒王阳明三十七岁龙场悟道后,热衷讲学。同时代人引之为憾,阳明文章武略,皆为一时之冠,如不热衷讲学,则一生堪称完美。却不知,在阳明之前,所有儒者问道于君,思想必须借助皇权,才有影响;而阳明开时代先河,问道于民,推动了儒学世俗化,从此,人人皆可成为圣人。

五百余年后,有后生小辈效仿先贤,组建学习部落。古为文行忠信四科,今天则为五大元学科。古代大儒,跋山涉水,讲学劳累;今天则是随时随地,直播知识,四海听闻。然千年变幻,不变的是讲学须有宗旨。阳明讲学宗旨落在「致良知」;刘宗周讲学宗旨落在「诚意」。我之讲学宗旨落在「修己以安人」。身处时代大变局,胸怀大志者当与智者同行,与勇者相互鼓励;与仁者构建同辈信任,从而不惑不惧不忧。预测未来不如一起创造未来,欢迎你,新朋友

推荐 0